第2514章(1 / 1)

第章

雅科夫在楼下和索科夫聊了一阵,就告辞离去,索科夫想留下他吃饭,也被他拒绝了。

索科夫重新回到家里,来到厨房,盯着面前这台崭新的老式冰箱,心里在琢磨,年的大饥荒就要到了,但这场饥荒是仅仅局限于乌克兰,还是整个苏联,自己根本记不清楚了。如今有了冰箱,可以多买点肉类放在冷冻室里,免得到时物资匮乏,想买都买不到。

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阿西娅还有半个多小时就下班回家了,自己这个“家庭妇男”也该准备晚饭了。

说起做饭,索科夫的心里就忍不住想吐槽,自己堪比二级厨师的厨艺,在这里居然没有多大的用武之地。后世的人都知道,华夏的美食全球闻名,但自己在这里却没法做出来。基本的油盐酱醋里,没有酱油和醋,酱油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几十年之后,也不会有,直到有大量的华夏人涌到俄罗斯来做生意,才带来各种的调料;醋,只有那种透明的果醋,根本没有用来做菜。

至于说到调料,除了有胡椒、孜然外,其余的什么红辣椒、姜、葱、蒜、花椒、八角、香叶、丁香、肉豆蔻、小茴香、陈皮、姜黄粉、紫苏、薄荷、砂仁、草果、洋葱、红花、肉桂等等,都是没有的,也要等到九十年代初期,随着华夏人的到来,这些调料才会出现在俄罗斯人的厨房里。

索科夫刚削完土豆,就听到门在响,接着就听到了阿西娅进门的声音,他连忙探出头,冲着外面说道:“阿西娅,你回来了!”说完这话,索科夫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像岛国的那种家庭妇女,每天就待在家里不出门,看到丈夫回家,还要主动打招呼。

“嗯,我回来了!”阿西娅脱掉了靴子,换了一双轻便的鞋,就朝厨房走来,随口问道:“米沙,今晚吃什么?”

“土豆泥、炒洋葱!”

阿西娅走进厨房,一眼就看到那个放在墙角的冰箱。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门上带着一个手轮、看起来显得粗苯的长方形金属箱子,有些好奇地问索科夫:“米沙,这是什么东西?”

“冰箱,这是冰箱。”索科夫连忙向她解释道。

“冰箱?!”阿西娅的脸上写满了惊喜的表情:“我早就听说过这东西,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对了,是哪来的?”

“雅沙送来的,”索科夫说道:“他告诉我,是乌斯季诺夫同志为了表彰我在武器研制方面的贡献,而奖励给我的奖品。”他看到阿西娅想打开冰箱看看里面,连忙上前搬动门上的手轮,打开厚厚的冰箱门。

“阿西娅,你瞧。”冰箱门打开之后,索科夫指着冰箱的上面,对阿西娅说道:“上面是冷冻室,我们可以在里面放肉类或者冰淇淋;下面是冷藏室,每天吃不完的饭菜就放在这里,可以延长保质期……”…。。…。。

阿西娅仔细地打量着冰箱里的构造想,兴奋地说道:“真是想不到,我们家也能用上这样先进的冰箱。明天我到单位时,一定要把此事告诉同事们,让她们都羡慕我们。”

索科夫听阿西娅这么说,却不以为然,心说这样的冰箱如果在后世,就算扔在路边都没人捡。后世的冰箱基于重力感应和磁力的原理,通过特殊设计的门体结构和磁铁吸力,可以实现冰箱门自动关闭。如今的冰箱门就是一扇厚厚的铁门,必须转动手轮,让隐藏在门里的锁舌伸出来才能把门关上。

正当阿西娅在看冰箱时,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索科夫猜想电话肯定是打来找自己的,没准还是雅科夫打来问自己使用冰箱的心得的,便对阿西娅说了一句:“你慢慢看,我去接个电话。”

来到客厅,索科夫拿起了电话,对着话筒说:“我是索科夫!”

听筒里先是沉默,很快就传来一()

个结巴的声音:“您,您好!请,请问,阿,阿西娅在家吗?”

“在的!您等一下!”索科夫冲着厨房喊道:“阿西娅,你的电话!”

“我的电话?”阿西娅从厨房里走出来时,有些诧异地问:“谁找我?”

“不知道。”索科夫回答得非常干脆,然后把话筒递向了阿西娅,同时说道:“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声音!”

阿西娅接过电话,对着话筒说:“我是阿西娅,您是哪位?”

索科夫趁着阿西娅接电话的工夫,又重新回到厨房做晚饭,同时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对话,想搞清楚究竟是谁给阿西娅打电话,莫非就是某个追求者?妻子太漂亮了,就是有这样的麻烦,惦记她的人肯定少不了。

他隐约听到阿西娅在说:“……这不太好办,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我负不了这个责……明天你到我的诊室来吧,有什么话,我们到时候再说……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挂了!”

阿西娅打完电话之后,就径直来到了厨房里。

索科夫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阿西娅,是谁打来的电话啊?”

“单位的一个同事。”阿西娅说完这话,忽然意识到索科夫问这个问题,是对打电话来的人身份产生了怀疑,于是不等他再问,便主动说起:“他想让我给他开个证明,他想去药店买点酒精。”

索科夫在俄罗斯待了十几二十年,自然懂得俄罗斯的医院只看病不卖药,要想买药的话,就必须去药店。他有些不解地问:“酒精又不是什么管控物资,他要买直接去药店买就是了,让你给他开什么证明?”

听索科夫这么说,阿西娅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米沙,你没有去药店买过药吗?”

说实话,索科夫后世还真没有在俄罗斯的药店买过什么药,他所使用的各种药物都是从华夏带来的。不过阿西娅这么问,他自然要硬着头皮回答说:“买过,当然买过。我又不是不生病,怎么可能没有在药店买过药呢。”…。。…。。

“既然你买过药,那你应该清楚,有些酗酒的人因为买不到酒,就用酒精来代替。”阿西娅向索科夫解释说:“因此要想在药店里买到医用酒精,就必须出具医生出具的证明或者诊断书。”

“你的同事买酒精做什么?”索科夫试探地问:“难道他想喝酒精?”

阿西娅点点头,用肯定的语气说:“没错,他就是想把酒精当成酒来喝,所以我刚刚在电话里,才没有答应他的请求。”

“喝医用酒精,会不会喝出事情啊?”索科夫试探地问。

“别说喝酒精,就算是喝酒,对身体也是有害的,没准会危及生命。”

对阿西娅的这种说法,索科夫一点都不怀疑,他在后世见识过不少喝酒喝死的醉汉,那还是有足够数量的伏特加提供的情况下,如今这个时代,伏特加的数量有限,酒鬼们就不得不用酒精或者其它的东西来代替,比如说防冻液、煤油等等。

防冻液是什么味道,索科夫不清楚。但煤油的味道,他却在用软管吸油时,不小心吸了一点进嘴里,那味道让他难受了好几天。想起往事,索科夫小心翼翼地问:“阿西娅,我听说有人往煤油里加白糖,然后就能当酒喝,是真的吗?”

听到索科夫的这个问题,阿西娅哈哈地笑了起来:“米沙,你真是搞笑,煤油就算加了白糖,还是煤油,怎么能当成酒喝呢?”

“可是,我的确听人这么说过。”索科夫有些尴尬地说道“他说,他亲眼看到,有人往煤油里加白糖,然后当成酒喝。他还尝了一口,的确有酒精的味道。”

“米沙,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见索科夫点头,表示想搞清楚是怎么()

回事,阿西娅就向他解释说:“米沙,我在前线当军医时,曾经有一支小部队,从德国人的阵地里缴获了一批酒精,他们把其中的一部分送给了我们野战医院,而剩下的酒精则掺上煤油,防止有人偷喝,并用这种混合燃料加入卡车的油箱。”

“这种酒精和煤油的混合燃料,会有人偷喝吗?”索科夫问道。

阿西娅并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米沙,我来考考你,怎么能从煤油和酒精的混合燃料中提取出酒来呢?”

“虽然我不是化学专家,”索科夫有些迟疑地回答,“但我想,至少需要蒸馏器、离心机、沉淀池之类的设备……”

“米沙,你把问题想得太严重了。那些偷酒喝的战士,只需要一颗钉子!”阿西娅笑着说道,“再加一把锤子就能做到!”

索科夫听后一头雾水:“什么,只需要一颗钉子和一把锤子,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见索科夫急于想知道这些人是如何偷酒喝的,阿西娅对索科夫进行科普:“他们倒了半桶酒精和煤油混合液,再往桶里灌水,水和酒精一混合就沉了底,而煤油浮在上边……再往下就简单了:用钉子和锤子,从桶的侧面来打个孔,就可以流出纯粹的烈酒……你瞧瞧,这些偷酒喝的战士多么聪明!”…。。…。。

“那往煤油里加白糖,又是怎么回事呢?”索科夫再次提出了自己的心中的疑问。

“原因很简单。”阿西娅笑着说道:“从煤油里分离出来的酒,多少带一些煤油的味道。在酒中加入白糖,就是为了减弱煤油的那种味道。而告诉你此事的那个人,恐怕只看到战士把酒精和煤油的混合液倒入桶中,过了一会儿就加白糖,却漏掉了他们分离酒精和煤油的过程,所以才会错误的以为,好酒贪杯的战士就是直接在煤油里加白糖,让煤油变成了酒的味道。”

经过阿西娅的这番解释,索科夫终于恍然大悟,看来自己是被后世的那些帖子所误导了。偷喝煤油是这样的情况,偷喝防冻液,恐怕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我刚刚听你在电话里说,让那人明天去诊室找你。”索科夫想起打电话来的那个酒鬼,试探地问阿西娅:“难道你真的打算给他开证明,让他去药店买酒精吗?”

阿西娅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他有关节炎,需要用酒精擦拭关节。虽说从药店买的酒精,大多数都被他喝进了肚子里,但还是有一小部分,是用来擦拭关节用了。”

索科夫听阿西娅这么说,心里明白她也很为难,那么对方只用了极少数的酒精来治病,阿西娅也没法拒绝为对方出具买酒精的证明,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阿西娅,既然这件事你很为难,为什么不交给别的医生来处置呢?”

阿西娅听后,有些哭笑不得地说:“米沙,你不知道,他就是在别的医生那里开不了证明,才会专门来找我的。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连我家电话都知道了,如果明天不给他开证明的话,我担心他会不停地打电话骚扰,到时就会影响到你的工作。”

索科夫本来心里还在怪阿西娅,对于这样的酒鬼,应该果断地拒绝,一旦让对方觉得你软弱可欺,没准将来就会缠上你。但此刻听完阿西娅的解释,得知她是担心对方不断地打电话骚扰,影响到自己的工作,心里多少有些感动。

但在经过短暂的思索之后,索科夫还是果断地对阿西娅说:“阿西娅,我觉得你不应该给他出具这个证明。”

看到阿西娅似乎想说点什么,索科夫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道:“阿西娅,如果你明天真的给他开了证明,等他把这次买的酒喝完之后,没准又会再次去找你开证明。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于无数次……你明白吗?”

阿西娅好不容易等索科夫说()

完之后,再次说出了自己的担心:“米沙,如果我不答应他,我担心他不断地打电话过来骚扰你,这样会影响到你在家里的创作。”

如果索科夫是个普通的人,面对酒鬼的骚扰,没准他是真的没辙。但如今他却是一名将军,哪怕没有担任具体的职务,但如果那个酒鬼敢不断地打电话来骚扰自己,他完全可以通过其它的手段,将酒鬼控制起来,给他一个去监狱或者古拉格戒酒的机会。要做到这一点,只需要给再度担任内务部副部长的卢涅夫打个电话,对方就会把此事办得妥妥的。

正因为有这样的底气,索科夫态度明确地说:“阿西娅,你不用担心我。他不过是一个酗酒如命的酒鬼,他对我是构不成任何威胁的。如果他真的敢打电话来骚扰,我想只要给卢涅夫打个电话,这个酒鬼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

...

39314141。。

...

()

最新小说: 超神学院之战地指挥官 穿越兽世:小巫娘,生崽崽 温柔深处是危情 我成了大明拯救者 五千年来谁着史 大明虎威军门 将六皇子拐进后院 李小宝张灵 唐君子 骄王将妃之血色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