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之城 > 都市言情 > 大陈皇后日常 > 第24章 你这样做死你娘知道么?

第24章 你这样做死你娘知道么?(1 / 1)

余默从大皇后那里回来后,走到中殿与后殿的游廊处,就听到前边传来了吵闹声,前行了一段距离,就看见一小群人打着灯笼围在东厢言婕妤住处门口,一看全都是祝昭仪身边的人。远处,她后殿里有些人站在门口远远围观。

余默抚了抚额头,她就知道!

东厢的门紧闭,连一个出来的人都没有,祝昭仪在那里踢着门,嘴里叫嚷着开门,余默绕过她,走到后殿门口,看着门口的五六个人,淡淡道:“凑什么热闹,还不进去!”

本来几人见她来了两三人就有些心虚,一听她的话,全都一窝儿散了。余默注意到,珊瑚想说什么,却被周姨拉了进去。

这两日去大皇后身边的时候,余默就换了丽水跟着,并没有让周姨跟,而是让她看家。这么做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总觉得萌家的事不一般,加之于和翠玉的谈话中让她意识到,放个老人身边跟着,怕是会让大皇后想起以前,万一有什么隐忧是她不知道的,那就不好了。反正防患于未然嘛!

看人都进去了,余默本想跟着进去,这种闲事自己还是不要管的好。

可是走了两步,心下不由叹气。

她是可以自扫门前雪,不管瓦上霜,但是谁知道皇帝会怎么想的?

人是在她后殿的东厢住着,出了事,她怎么向皇帝交待?虽然说皇帝给言婕妤几人里最低的位份,表明了是人人可以欺压的存在,可如果两人真有情,自己放任不管,皇帝就算出了气心下怕也是心疼的,自然会怨怪于自己。就算不出事,她的行为未免也有些冷情。

所以要是帮言婕妤解了围反引来了她的怨恨什么的,也只能先不管了。

皇帝跟自己有了露水情缘,在言婕妤眼里,自己不定是什么让她恶心气恨的存在,本来人家有真爱位份应该比自己高,现在却要落个被自己解围的下场,郁闷堵心之下,能不将一切迁怒到自己身上?

这皇宫里啊,少惹事儿为妙,可要是事儿主动惹到身上来了,却是不能避!

此时天还没有黑透,后殿廊下挂着灯笼,殿前数百平方米的地方虽然大,人影却是能看得清。余默走过去,在几人身后四步外安全的距离站定。那些宫婢宦官看到她来,向旁边让了让,将面对祝昭仪的路空了开来。

丽水有些发愁,这祝昭仪泼辣难缠,根本就是个不讲理的蛮横之人,自家昭华怎么能劝得了她回去?可别好事没做成,惹了一身腥!

祝昭仪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转过头来,余默这才笑着道:“昭仪是在叫门么?要不要我帮你叫叫?”皇帝从她哪里过来自己这边她都能硬闯进来将自己的门踢开,言婕妤先前得了第一压住了她,她这样的行为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奇怪。

余溪是皇后,祝昭仪不敢去找岔,自然也就是言婕妤倒霉。

真是不知死活。

余默简直就想问,祝昭仪,你这样做死,你娘知道么?

不过对于比自己位份还要低的言婕妤,祝昭仪没有破门而入,看来还是收敛了一些,她应该不是猜到言婕妤这人带着危险的成份,只是余溪的处罚让她记着,不敢再犯大错而已。

“狐媚子,就知道装死!”祝昭仪恨恨的对着门骂了一口,听余默竟不是来劝自己回去的,反是有些惊讶,火气也平了一些,转过来头狐疑的打量着她,冷哼道,“你会这么好心?”

“我心不好。”余默笑的温和,望了眼言婕妤紧闭的枣红漆木门上的几个沾了土的脚印,语气平淡如常,“我只是觉得,你吵着了我。”

身后的丽水眼角肌肉颤了颤,努力保持着平静的神色。她家的昭华啊,总是语出惊人。

“你!”祝昭仪一怒,想要反驳回去,一想余默说的还真是实话,就压了怒气,仰着下巴道,“那好,你早叫开,我也好早走人!”

一副施恩的样子,余默真不知道,这祝家得多大的权势,才能让祝昭仪嚣张成这样?她的礼仪白学了?教养呢?素质呢?

“门叫开倒是容易,只是叫开后你不会进去打人吧?”余默怀疑的问。

“我……”祝昭仪倒没有想过打人不打人的问题,只是生气,想来教训言婕妤几句,没想到竟然被从里边关了门,再叫不开,心下火气越来越大。她这已经是来了第三次了,气的想打人,可这心思还没有明朗,只是觉得非常的窝火,一被余默提出来,瞬间觉得这条路被堵住了,可也不能真这样说了,只好强势道:“我自然不会打人,你当我是个没教养的泼妇?”

余默很想说,不是当你,你本来就是!

“哦,不打人,那会摔几个花瓶呢?”余默又闲闲的问她。

这种不带嘲讽的语气,却莫名的让祝昭仪觉得比嘲讽更让她心里不好受,恼怒道:“你自己傻了,就不要当别人傻人!我难不成还再想赔几贯钱不成?”当自己是个傻子,不长脑子不记教训么?

余默憋不住,只好掩唇轻笑,自然的将喷笑的动作做出了心情好的样子,提醒她道:“怎么可能只有几贯钱,少说也得禁足几日,你当自己是初犯啊!”

祝昭仪一愣,一想言婕妤可不是余默,而且余溪也没有理由再次放过自己,心下便有了些退意。只是骑虎难下,现在就这样的走了,太过没有面子了。余默明显是轻松温和的态度,却让她心下比嘲笑更加难受,只窝火的哼一声:“我只是进去跟她说道说道,不用你操心!”

余默看她外强中干还要嘴硬,知道这事儿就只剩下一个台阶,却又起了调侃的心思,惊讶的问:“说道什么?说道她为何不把第一让给你?圣人点的,你有意见?”

这话让祝昭仪彻底清醒,记起了今天诗会上她犯了同样的错误,自然不能因此来找麻烦,不然吃亏的也是自己。心下明白是一回事,恼羞成怒是另一回事,她的脾气被一点就爆:“你别得意!你自己还不是个垫底的!呵呵,得了最后一名,你好荣耀、好有脸!得第一的可是殿下,你算个……”幸好脑子反应的及时,把那个“什么东西”给咽了回去。

她如今已经明白,余昭华虽然位份比自己低,就算自己再看不上眼,那也是皇后的妹妹,轻易惹不得。

余默仔细观察着祝昭仪的反应,觉得她还真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并不是什么故意装蛮横无脑,悠悠的回道:“是呀,我一个垫底的都不生气,你生什么气?”觉得再说下去这人就会恼了,笑道,“天黑夜凉,昭仪还是先回去吧,我进去找言婕妤,她这样闭门不出总是不对的,我让她回头亲自去给你赔礼。”

祝昭仪本来一听说让她回去,是真想走了,却实在拉不下面子,最后一听余默那样说,立刻就着台阶下,扬高了下巴骄傲的道:“好,我等着!”

余默明显感觉她周围的下人们都松了口气,想来侍候这样的主子也是一件郁闷的事,只是点了点头。

眼看着几人过了回廊,再也望不见,丽水有些担忧的道:“言婕妤又没有错,怎么能让她去道歉?”她本是想说言婕妤都闭门不出了,怎么可能去道歉?不过在人家的门口,说话也得给别人留点面子,这门后一定是有人的。

余默笑了笑,并不上前去敲门,反是转身走向自己的住处:“我只是说让言婕妤去道歉,没说她一定会去啊!我又不是言婕妤,她不去,我能有什么办法?”

丽水愕然,还可以这样?

随后就觉得,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

祝昭仪已经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当,并不怎么想再计较,就算后来知道言婕妤不去,也只会是生气,就算要记恨,记恨的也只是言婕妤,对于自家昭华,顶多也只是嘲讽两句,就算闹起来也不会闹的多大,而且也只会闹言婕妤,毕竟帮她的可是自家昭华,办不到也只是昭华心有余而力不足。

言婕妤这一面,昭华毕竟让她得了清静,虽然说了那样的话,可为的只是给她解围,而她敢关着门,自然不怕祝昭仪再闹,反正已经惹恼了祝昭仪,再恼不恼也没有什么区别。昭华就算在言婕妤那里得不了好,也绝不会落下坏处。

本来自己还很担心昭华自找麻烦,如今看来,她处理事情的手段却极是高明。她本意是劝祝昭仪离开,可开口却说是帮她叫门,然后一步步的引着她明白自己的处境,最后再圆了对方的面子。

没有自己担心惹来的那一身腥,反是这样一个让人没想到的好结局。

只是,这种处理事情的手段,多是在宫里一些人老成精的娘子们身上才能看到的,昭华不过十六的年华,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却这般通人心,这份手段真是了的!

丽水想着便是有一种心惊的感觉,随后又暗自欢喜,自家昭华脾气好、性子温善,人又如此聪慧,在宫中一定能活的长久,而跟着这样的主子本来就是一种福气,真是天佑自己!

“可是,昭华不进去说说么?”丽水将自己的担心表现在神色上,问的却是平静。

昭华什么事情都处理好了,这一点上却没做好。她不去,万一祝昭仪与言婕妤对质起来,是自家昭华话没传到,祝昭仪到时候恼的可不会是言婕妤了!这么大的问题,她难道真的没有想到?怎么感觉都像是她在为言婕妤担祝昭仪的怒气!

听到丽水的提醒,余默想着她的心也是在自己这里的,心下很欣慰。

她已经走到了台阶上,转身看着前方不远处掩映在树枝后黑暗里的中殿。吴昭容看着本份,其实也不是个省心的,这件事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她的手笔。不过那女人感觉起来并不是很聪明,也不算太大的危险。

她又将目光转到了东厢那边。

人已经走了,门却还没有开。

“言婕妤性情如何?”余默低声问。这个丫头她比珊瑚还要喜欢,六个宫婢里,各方面她也就最满意两人。

丽水一怔,这问题还需要问么?昭华什么意思?她迟疑的道:“清冷、沉默……”然后她突然就说不出来了。自己看到的只是表面,真正的性情,还真不了解。

“那不就是了。”余默道,推开门,走了进去。

丽水一怔,恍然明白过来。言婕妤本就是个不多言的,怎么可能去与祝昭仪对质?就算真去对质了,也能从这之中看出来她到底是个什么样脾性的人,是会记着别人的好呢,还是会忘了人的恩?

与跟祝昭仪来寻事比起来,试探一个人的性情,得知她到底安全不安全,才更为重要!

这昭华,果然心思纤细如尘、聪颖多思!

丽水关了门,快步跟了进去,却看到余默侧身站在前堂与后室中间,面向东边,她奇怪的跟着看过去,却是有些吃惊:原以为在自个房间闭门不出的言婕妤,竟然站在昭华的侧室门口!

她来干什么?

莫名的,丽水就有了不好的感觉。

最新小说: 护花狂医 天才女帝帅炸了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乡林小医仙 绝色乐妃倾天下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江湖枭龙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