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之城 > 都市言情 > 大陈皇后日常 > 第37章 作者君真的生活很拮据

第37章 作者君真的生活很拮据(1 / 1)

五十三天,这么长的时间,任何猜测都显得可笑。

余默吃惊的是,大皇后竟然还记着这件事。

“……”她蠕动了一下嘴唇,却没发出声音来。

余默快速的让自己的情绪恢复正常,张嘴道:“嫔妾没有感觉。”

“还是叫太医来看一下吧。”大皇后道,她身边的念萍听到她的话后就出去了。

这态度不是询问,而是做了决定的样子。

很快,太医就来了。

余默看这速度,根本就是人已经在祥和宫里等着了,也就是说大皇后早就存了让人来给她把脉的心思。

那个太医进来后低着头跪在旁边案前垫子上,从随身提着的小箱子中拿了掌长的月白色圆形的小枕放在案上。余默只好起身侧坐在案后,盯着那锦面小枕上的云纹花形看了两眼,咬了咬牙将右手腕放了上去。

太医拿出来一张月白色的锦布,覆上余默的手腕上,轻轻的将手指搭了上去。

殿里很安静,很多人都将目光放到了余默的手腕上,余默的手心里不觉出了些汗。

那太医把着脉,微皱着眉头思索着,然后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接着像是想想到了什么,全身忽然一僵,整个人是连动都不敢动一动。

余默能感觉到手腕上对方的指尖力度重了些,心突然的沉了下去,了然的问:“可是有了?”

大皇后与翠玉都将目光望到太医身上,那太医短时间内额头上冒起了一层冷汗来,僵硬的点了点头。

大皇后脸上露出喜色来,站起身走过来问:“几个月了?”

她一站着,余默与太医立刻都从垫子上起来了。

太医看大皇后的语气与态度,心下微微放了些心,暗道这余昭华的身子应该是圣人的,不然的话大皇后也不可能这样高兴,只谨慎的小心开口:“快两个月了。”

太医的心还是提起来的,因为情况不明,他并不知道余默有孕这件事代表着什么。

“好。”大皇后高兴的道,看着余默的眼睛都在放着光。

太医一听大皇后这样说,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皇家的丑事,心下再小松了一口气,却在听到大皇后问话时心再提了起来。

“单太医,余昭华的身子几个月了?”

太医将心提到了嗓眼里,屏着呼吸答道:“不到……一个月。”大皇后已经知道两个月了,还问几个月,明显是不想要前边那个答案。要是让人知道,圣人这个孩子是在正妻未娶时就有的,对他的声誉可不好。反正只早了一个月,稍加掩饰,早产一个月的胎儿在这世上多的是。

孩子应该是圣人的,本来只听说过圣人要大婚,没听说还有别的女人进宫,后来忽然有四个人同一天进宫,这样看来,余昭华能进宫就是因为与圣人有了露水姻缘。

殿里很安静,并没有听到大皇后回应的声音,单太医全身僵硬的疼痛时,才听对方道:“我自是信得过你的医术,以后这孩子还要交给你来照顾。”

一听到这话,单太医才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低着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连忙跪下说自己定会尽全力。

翠玉跟着单太医到一边去谈话,大皇后拉着余默的手笑的极为温柔:“我知道你向来是个懂事的,那天的事情传出去对你和圣人都不好,所以也只能先委屈你一下,等再过上一个月的时候,这消息才能露出去。”

“全听殿下的。”因为之前已经做过多次心里准备,所以在确定以后,余默这次很能平静的对待这个答案,还能笑着跟大皇后说话。

大皇后就拉着余默细细的问起了她平日的饮食,又嘱咐她各种注意事项,最后问回来的翠玉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翠玉又说了一大堆。

大皇后笑道:“你知道的,果然要比我知道的细致很多。”

余默盘腿坐在垫子上,她很喜欢这种坐姿,比平时那种端庄的坐法要舒服的多了,大皇后是担心困着孩子,所以才让她这样坐着的。

听了大皇后的话,余默笑着开玩笑般的道:“那殿下不如将她借嫔妾一段时间,好时时提点着我。”

大皇后一听这个主意好,正要答应,又想起时间问题,摇头道:“再过一两个月给你也无防,如果突然出现在你身边,会引人怀疑。”

余默乖巧的点着头,直到在祥和宫里吃了午饭,才被大皇后放了回去休息。

是翠玉送余默回去的,余默没有坐轿子,走回去的。半路上,余默让丽水远远跟着,才单独问翠玉:“她知道你么?”以前不想搅动一潭池水,她也只是注意着宫里的人,并没有刻意的去找谁。这些年过去,谁知道他们的心都变成了什么样子,所以自己一直以来都不积极。

如今这孩子来的太过突然,她也只能另做打算。在宫里人单势微的,只能将能掌握的力量先掌握在手里了。

只是不知道大皇后知道不知道翠玉和萌家的关系?

翠玉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摇了摇头。

余默便不再问。

这些日子的了解,感觉翠玉的确是能信任之人,这件事情说不得还得让她帮忙。

翠玉去了彰华宫,将余默住的地方检察了个遍,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东西,陪着余默说了一阵话,就笑着告辞。

周姨奇怪的进了余默的寝室问:“大皇后身边的掌医娘子怎么今天对你这么热情,还送你回来?”

余默身后靠着被子躺在榻上,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四两拨千斤道:“她热情不好吗?怎么,你这里有她以前不好的传闻?”

话题被带到了一边,周姨摇了摇头,不在关心于刚才的问话。余默让她去歇午觉,自己缩□子仰面躺在榻上,看着余昭华不可能有身孕,所以儿子才……”那一天从余默那里走后,他去了安宁宫一个冲动下就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皇后竟然真的敢回答他嫌弃自己,他问她要是自己只有她一个她会不会好好的与他过,她说一辈子太长不信他,后来好说歹说,她才同意了。

那时候,他就想到过余昭华的问题,将之提了出来,皇后说余昭华绝不会有身孕。她说的那般的笃定,让自己也觉得不可能有那么巧,没想到,竟然真的这样了。

穆渊的眉头皱了起来。两人正式说开以后,他更是发现皇后在很多政事上都有独到的见解,那冷静的头脑、理智的性格,竟然完全与以往不同,好像曾经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这让他对她的观念完全转变,随着接触,越发的喜爱,如今余昭华有身孕了,皇后还不得与自己决裂!?

他记得很清楚,那天她说,他要是敢背叛她,无论是身体还是感情,都不可饶恕。

大皇后听到穆渊提起余溪,眼里闪过一道厉光,又快速的湮灭于平静的神色,冷声道:“祝家兵权在手,朝堂形式紧急,你又不愿意用女人来稳固平衡各方势力,只随随便便的找几个没影响力的人来进宫以表明态度暂时稳住他们,可这样真是救急不救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我想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女人。”穆渊艰涩的道。

“靠自己?靠自己你娶余溪做什么?”大皇后呛了穆渊一句。

“那不同,余大娘是正妻,而且我总得成亲,总得在那群人里边找一个相对好的。我相信,我会做到我想要的那一步。”穆渊注视着大皇后的眼,想要得到她的认可。

“可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你去做,你需要一个儿子来稳固在朝堂的地位。”大皇后认真的道:“如果余溪有了孩子,受到的关注会极多,所以要有一个人去为她分担危险。”

穆渊明白了。

可是如果这样,皇后还不得气死?

出了祥和宫,穆渊不自觉的就走到了彰华宫里。

余默听说穆渊来的时候,在榻上躺的正困,刚坐起身,门已经被推开,穆渊身后没有带人,直接回身关了门上了闩,来到了余默面前。

这气氛不对,余默未起身行礼,只是从在榻上仰高了头望着穆渊,心头有了不好的预感:他不会是知道了吧?大皇后真是个长舌妇!

明明说好了心里不要去在意,却还是有些紧张。

穆渊盯着余默乌黑的眼珠子看了半晌,忽然开口问她:“你有孩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今天亲们的留言都一一回复了,光是回复就用了几个小时,感觉时间炒鸡不够用啊。从29章起,登陆留言过25字的亲,能送分的银子已经全都送了,请后台查收。

另外,感谢灭长天、竹淇妃子的地雷,感谢林暗月匆匆、牛奶小街的长评,银子很高兴,谢谢你们!这加更是一定的了,不过要向后排两天。【泥垢,怎么总是这样!

最后,今天一更,没有加更了,放到明天,明天最少三更。因为银子现在精神不好,再写一章的话又到两三点了,那样早上起来工作也没效率,浪费时间,会造成恶性循环,所以银子想早睡早起,养成一个好的习惯,好以后将章节弄的粗长一点,多更一些。

最新小说: 护花狂医 天才女帝帅炸了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乡林小医仙 绝色乐妃倾天下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江湖枭龙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