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1 / 1)

几人都意识到了不对,全都是把目光转到了余溪身上,打量的、怀疑的、猜测的,只有言婕妤一个眼里划过一抹阴沉。

余溪不置信的看着余默,从她的动作里得出了一个信息,却是不敢相信,可是对上余默有些惊慌的眼神的时候,却是再明白不过了!

她有了!

余默竟然怀孕了!

她竟然怀了穆渊的孩子!

余溪抿着唇,紧紧的咬着牙,一双凤目冷视着余默,像是要在她身上看出一个洞来。

吴昭容看这样子知道自己的猜测得到了确定,一副幸灾乐祸的看戏样子;祝昭仪这才明白过来余默有了身孕,满脸的嫉妒,一双眼里射出仇视的光芒来,气恨的磨着后糟牙,紧紧的抿嘟着一张描花的朱红的唇。

余溪觉得自己心底里的怒意都快要炸开来了!

很气愤很气愤,好像谁都没有错,可就是气愤!

怀孕,那一定是上元节有的,可为什么到现在自己才知道?!

说什么经期比一般人迟了八天,说什么换地方还会不准,竟然全都是骗自己的!

她在她问的时候早就有了孩子,只是担心自己会对孩子不利,所以才以那样的话来推脱!

可笑自己竟然信了她!到底是这里的女人排卵期与前世不一样,还是余默就真那么幸运,一次就中标,而且还是在最不可能的日子里!

她!她!

余默紧紧的咬着牙。

她要是早告诉自己这件事,自己也不可能可笑的以为自己跟穆渊有一个好一点的结局而走的近,如今他们两人绑在了一起,她真的是恶心、厌弃!

原本心里那些被压下去的不舒服,如今更是难受,余溪觉得自己恶心的都快想要吐出来了!

“你……你不会是有了吧?”大皇后诧异的问,然后绽放出喜悦的笑容来,忙让人去叫太医来。

祥和宫里的人都面上带了喜色,恭喜起了余默与大皇后来,大皇后笑的眼睛都弯了,嘴里却道:“还没准儿的事儿呢,有何可高兴的?”

大家都说一定是,厅里一片热闹喜气的氛围,就连吴昭容至少脸上也笑的欢快。也就只有言婕妤像平时一样平着一脸,除过祝昭仪脸上毫不掩饰的嫉妒委屈不满外,也就只有剩下个阴沉着一张脸眼含愤怒的余溪。

余默见余溪的表情就想着自己可能被误会了,认真的看着余溪:“我真的才知道不久。”哪怕她不相信,自己也要解释。信不信由她,解不解释在自己。

余溪想要相信,却又不愿意相信。自己要是不信了,那就是被别人骗了,责不在自己。可要是相信了,那就是世事弄人,只能承着了。

喉咙干哑发疼,余溪不想在这里待下去,向着大皇后请辞。

大皇后脸上的喜色敛了些,唇角含着莫名的一丝轻笑,对余溪的态度有些冷淡,就回了五个字:“仔细着身子。”

本是关心的话,听在余溪耳里却像极了讽刺,心下一阵刺痛。

不用等太医来了再确定,看余默的神色就知道了。

出了祥和宫,余溪就想立刻去找穆渊,但是一想他现在还不知道在上朝还是已经下了朝在御书房,只好先回去了。

她没有想到,穆渊竟然在她宫里。

“你来我这里做什么,彰华宫里四个美人儿不是个顶个儿的温柔吗!”余溪劈头就问。她想控制怒火,却莫名的脾气就大了起来。

穆渊不出声,想去拉余溪的手去安慰她,却被她甩开了。

“……我”

“穆渊,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余默怀有身子了?”穆渊的话只开口说了一个字,余溪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一看穆渊的神色,余溪就知道他早就知道,凑进他严厉的质问他:“你早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为什么都瞒着我?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欺骗我了?”

“我只是怕你知道后难过。”

“难过?哈哈……”余溪仰头笑着,笑的眼里有了泪花,愤恨的喊道:“你知道不知道,我宁愿早难过也不愿意被欺骗!难道这种事情你能瞒一辈子难道我现在知道了就不会难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尽管瞒!可你明知道……”余溪摇着头,气的不行,“可你明知道瞒不住还骗我,伙同余默一起来骗我,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一个傻子吗?”

穆渊知道余溪因为华妃的事情心里难过,这次也只是借着这件事情一起发泄出来,心里也就不怨怪她,想等她冷静一些再慢慢的劝她。

祥和宫那边,单太医过来诊了脉,大皇后关心的问他:“几个月了?”

众人一听,心里道不是一个多月还能是几个月,难不成还能三个月不成?进宫才两个月,圣人也就开始的时候去过彰华宫余昭华那里,这些日子以来都是独宠皇后,她哪里来的别的时间怀上?

“回大殿下的话,快两个月了。恭喜大殿下,恭喜昭华。”单太医脸上带着喜意,作揖道贺。

“好,赏,人人有份。”大皇后笑着道,留了余默说话,让其他人都散了。

一出了祥和宫,祝昭仪就愤恨的□□着手里的帕子,恶狠狠的道:“怀怀怀!我让你怀,可别没坐住胎给小月了!”

她身边的名琴着急的瞥了眼四下,看到含笑看着她们这边的吴昭容,尴尬的笑了笑,拉了拉祝昭仪的袖子小声道:“这种不吉利的话,可别说出来,大皇后与圣人都不会喜欢听到的。”

“就说了怎么着,还能将我吃了不成?”祝昭仪恨恨的道。

名琴拿她没有办法,只好更低声道:“等明日里华妃进了宫,昭仪再计较也不迟,到时候还会怕一个小小的昭华不成?”

祝昭仪觉得有礼,这才愤愤的走了。

吴昭容看着她们离去,笑着对身边的采香道:“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采香有些担忧的看着吴昭容。你心下难受,还是不要装在不意了,那样会更难受。

几人里,只有言婕妤是沉默的。

为了避开祝昭仪,言婕妤一行人走的快,回到了含翠宫,进了自己的屋子,凌芷看言婕妤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不由有些忧心道:“余昭华已经有了身孕,这要是生了个儿子出来,怕是宫里就只能是余爱姐妹说了算了的。”

言婕妤冷笑一声:“现在可不是别人说了算?”

凌芷愧疚的低下头:“上次是婢子不好,本以为婕妤病的迷糊,圣人一来看就知道不是做假,谁知祝昭仪竟然跋扈到连一个病人也不放到。”

一提起这些,言婕妤心里的就生出了恨意来。不过这时她却是冷笑道:“没她好日子几天了,华妃一进宫,看她还能得意到哪里去?”

别看是姐妹,庶的到底比不上嫡的,谁说姐妹就不会相争了?

“你说,华妃会不会嫉妒余昭华,生出什么事儿来?”凌芷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

“没事儿才好。”言婕妤的嘴角泛起了一个莫测的笑容来。

凌芷有些不懂,言婕妤却知道那事情要烂死在肚子里,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

大皇后那一招或许能骗过去祝昭仪那上疯傻的贱人和吴昭容那个蠢货,可是她却是知道才没有那么简单。

她虽然也未经人事,可是二郞去余默那里也就是小坐了一会儿,那么短的时间里虽说能成事,可是也有些短。祝昭仪与吴昭容不懂,她心里却是明白了。

那个孩子,定是在上元节那一日怀上的。

呵呵,生吧生吧,生出来才好!

圣人中的药虽然对他自己身体没有什么坏处,可是他不知道他中的可不只是一种。要是在哪种情况下怀的孩子出孩子来,没保是个残的缺的!

反正正常的可能不大!

真要生出来才精彩呢!

她看余默这辈子还怎么翻身!

妹妹生出个有问题的,连带着余溪也会被人猜疑,这可是一箭双雕!

只可惜的是,这本来是用来对付余大娘的,却在阴差阳错下被余三娘搅了局!

真是可恨!

这下子,祝大娘一进宫,怕是很难扳倒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一星期下来有些累,今天就只有一章了。明天星期六,银子会更的多多的,所以你们的留言也要多多多的,这样我一受刺激,会更的更是多多多多的。

最新小说: 江湖枭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天才女帝帅炸了 护花狂医 乡林小医仙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绝色乐妃倾天下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