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1 / 1)

“这是谁?”新绿不认识画上的人,但见余默神色有异,忍不住打探。

余默连忙双手一搅,将那半成品的画像弄乱。她揭起褥子,想要将东西放回去,又觉得不妥。

要是被人发现穆湦竟然有余溪的画像,还撕碎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一个男的,藏自己嫂嫂的画像,不是什么好事。

拿出手帕来铺在榻上,余默将那些碎片都收起来,为不不让新绿阻拦就道:“你要是不放心我收着,可以自己拿去收着,反正这东西不能放在这里。”

新绿严肃着一张脸,没从这事之中看出什么厉害来,不过鉴于职责,还是将那些碎片收了回去。

余默回去后,躺在榻上寻思着,穆湦为什么会有一张余溪的画像?还撕碎了,他不会是喜欢余溪吧?

想起端午那日穆湦急着解释的神态,好像是有这个可能。不过穆湦怎么会喜欢上余溪?感觉他应该喜欢内敛一点的人,所以她从来没有想到穆湦有可能会喜欢上余溪。

是诗会那一日喜欢上的?

余默右手三指捏着左手拇指,将事情前后串了起来,突然就发现了不对。那一日见他时,他明知道自己文采不高,还要向自己要对了,该不会是存了自己不会却要充面子,最后去向余溪请教的想法吧?那这样的话,他该不会以为她对上的那些对子是余溪对上的吧?

可惜穆湦已经走了,问不成了。

余默也没有去宫里,只是自己住在府里看书。

现在正是果子成熟的季节,草莓桑椹樱桃这些早熟的果子已经过了果季,杏子、桃子正成熟着,麦子也熟了,李子也快了,她要快点学会酿酒酿醋。

同样的东西放在空间里储存时间能长很多,可也不是不会坏,这些东西拿出去卖的话,因为质量好对健康有益,要是引起人的注意力就不好了。

万一空间被人抢了怎么办?还是低调点。

不过酿成酒与醋,这些东西也就不浪费了。

整整一个月,余默都在重复着着学习、实验、改进的过程中,最后才勉强满意,在这期间,除了一部分的东西留着观察外,其它的都酿成了酒醋。

一个月,能发生很多事情,比如功力精进了,余默觉得自己算是个高手了。

比如,跟府里她院子里的那八个人熟了,基本上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新绿也不向以前那样防着她。

再比中,穆湦南去发现了襄王的图谋,策反了襄王庶子,立了一功。襄王十七子穆泓告密于穆渊,毁了襄王欲与吴王连合谋逆的计划,正在被押解进京。

再比如,从外出时得来的消息和府里那些中年娘子的嘴里推断出穆渊要斩余溪的舅舅的原因是因为余溪舅舅的女儿牵扯到了吴王叛乱之口,所以余溪舅舅打了败仗自然被认为是一伙的了,颜氏进宫好多次,应该就是去让余溪求穆渊从轻发落颜家的人。

据说那段时间穆渊对颜家起了疑心,大臣奏们折如雪,几乎快要堆满穆渊的案头,大都进言要将颜氏一族下狱。不过听说后来这事没做成,想来余溪说服了穆渊,两人的感情应该更好了点吧?

不过那都是他们的事情了,从此与她无关。

轻轻的开门声响起,余默转头看去,只见新绿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恭敬的道:“良容,石娘子来求见。”

余默一怔,坐了起来:“她在厅里等着?”

她原本是有嫁妆的,但是因为“余惠华”此人在世间已死,她的那些嫁妆全都成了余溪的了,不过余溪补了她更多的东西,都以疏家的名义给她陪了过来。

石娘子是负责她在外的那些店铺产业的人之一,定了每个月月初来向她汇报,现在离下月初还有十来天,怎么就来找她?出了什么事?

“是,看面色,有些着急。”新绿应道。

余默去了待客厅,石娘子见了余默就想开口,却又顾忌旁边有人将话藏了下去,新绿很识趣的行礼后出去了。

“出了何事?”余默见石娘子神情里带着惶恐,心就有些提起来。

见余默先开口了,石娘子对于余默的那种畏惧感就小了很多,连忙小心的看了下四周,走以余默跟前,弯着腰凑到她耳朵里小声回答:“回娘子,出大事了,咱们糕点店送糕点里的白郎君,昨天中午送糕点时就没有回来,今天早上出现在院子里的时候,浑身是血。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余默怔了一下道,语气里带了关心:“人怎么样,送去医馆了没有?”

石娘子一看余默这个样子,就知道她不晓世事,一拍大腿,叠声叫道:“我的娘子啊,这可使不得!”

余默皱眉,询问的眼光看过去,石娘子连忙再次压低了声音:“要是送去医馆,我们怎么说的清?要是官差来查,那可是要封店的啊!好好的怎么能浑身是血?不定做了什么恶事,这背后的事咱们不知道啊!这一封店,短则数日长则数月,案子不结就开不了铺面,这生意还怎么做啊?

短的不说,就说咱们店里都是给达官贵人送糕点,这万一要是出了命案,人家嫌晦气不再订咱们的糕点,这店就没有活路只有关门了。可人放在店里也不是个事儿啊!万一要是没了,咱们岂不是更说不清了?”

余默手指轻轻的敲着案面,这件事情还不知道到底是意外还是被人刻意设计的。天子脚下,治安自然是天底下最最好的,能收这种事情的机会不多。

她站起来道:“我随你去看看吧,你将人怎么安置的?”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了,要是真失血过多了,要死也早死了,可能石娘子来这里时做了解处理所以人还活着,不然她就直接报死讯了。

“已经让人敷了药,保是面色发青,怎么都是不见醒来,所以才来求娘子拿主意。”石娘子跟在了余默后头,看见她在身上荷包外压了压。

确定了令牌在,两人出了大厅,新绿一看余默要出去的样子,就要跟着,余默笑着道:“有点小事,出去一下就回来。”

新绿:“……”可是,这样不好吧?

余默拍拍她的胳膊,又转头问石娘子:“你是怎么来的?”

“坐的骡车。”石娘子连忙回答,都不敢去看新绿。

余默就专心的走路,并不常见奇怪。

陈国的马并不多,只有达官显贵才有马车,一般的官员大都也没有自己的马车,平常人只能坐骡车驴车这一类的,

王府虽然精美,但是并不是很广阔,两人出了角门,上了骡车,快速的向着店里云南昭去。

余默的糕点铺子就叫疏记糕点,挨街的前边两层六七间房,楼下是出售的地方,楼上是住的地方。左右两边有两间厢房,后边三间是加工间,那个“白郎君”就是放在西厢的。

一见了面,余默就吃了一惊。

这不是左八么?

左三是她出去时在茶楼里遇到过的人,像穆渊余溪穆湦那些事,都是从他这里打听来的,没想到这人竟然是自己的店里的员工。

余默觉得有些不对。

她原本以为这人是哪个朝臣的家仆,所以才对朝廷的事情知道的比一般人清楚。她既然只是这样一个平常的身份,那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顾不得想太多,余默一看对方面色发青唇色发紫,就知道这是中毒了。

毒这种东西,小说电视里常见,真到了生活里,因为不是日常所需,所以并不普及,一般人也弄不到那种东西。看来这件事情不简单了。

余默拿起左八的手开始把脉。她不懂医术,可是因为练习耶耶留下的功法,所以还是有了些本事。这人的心跳快了慢了多少,她大约能弄明白。

把了脉,余默从怀里拿出银针的小盒子打开,对着一旁的石娘子道:“我要施针,你先出去。”

石娘子惊奇的看着余默,眼神有些奇怪,她有些不放心,但没有说出来,还是退了好几步才出了房间。

余默其实根本就不会扎针,她人体的穴位还没有认完,怎么可能会扎针?

她只是想看空间里的那些灵水能不能对毒有用。

先去关了门,将水拿了出来,拿小勺子橇开左八的嘴,喂了些进去。

余默拿出了个沙漏记着时。

这毒没有立刻置人死地说明不是烈性的毒,但等时间长了也不好,她最多只能等上五分钟。

感觉左八的面色能好了那么一点,余默在空间里找到自己觉得合适的解毒丸,拿出来给左八喂了去。她不敢再等,万一出了事人怎么办?

药刚放到唇边,门就被推了一下,然后稍停了一下,便是连天的敲门声:“娘子,快开门,官兵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出了点事,只写了一章,想死。剩下的一章先欠着,我到时候回来补。再者,请个假,因为有事,所以最近这七天到十天左右,基本上只能日更二三千了(尽量做到不断更),我回来时,一定至少日更6000字十次!

求鞭打,求体谅。

最新小说: 江湖枭龙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护花狂医 天才女帝帅炸了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绝色乐妃倾天下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乡林小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