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1 / 1)

穆渊的好看,是气势逼人的英俊与尊贵堆砌而成的不可近,穆湦的好看,是风姿动人的清俊与倜傥凝结而成的儒雅,沐湛的好看,是媚视烟行的气韵与俊美产生的危险,可是这人……

一见之下,便觉翩翩君子。

余默在心里思量了很多的形容词,都觉得不洽当。俊美定然是俊美的,但是英俊是俊美,清俊也是俊美,硬朗也是俊美……好像每一个词用来都不恰当。说英俊吧,因为太过美貌而会显得这个词片面,说清俊吧,又有些偏颇,好看太笼统,漂亮显女气,妖媚不合适……

余默在见季瑾的第一面,最直观的感觉便是:容颜如晨阳照珠。

怎么看,都是个舒服的,难怪会有那么多的人围观,那些明星跟他一比,简直就是个渣啊!

余默回过神来,平复自己的心跳,对着对方礼貌的笑了笑。

也不怪她意外,因为以前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世上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她以为穆渊穆湦沐湛的容貌已经接近极致了,没想到会遇到传说级别的人物。

这人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质,风姿韵味一项都不缺,让人一见之下就觉得他是个修养深内涵重的人,书一定读的很多,生活一定没有经历过大的挫折,心性脾气一定都好。因为有了内在,所以身上才能有那种由内自外而发的气质,让人一见之下只觉心神都是个熨贴舒服的。

余默一时都惊到,清晓与碧天就更是觉得发怔,哪怕旁边的小女孩已经哭着要父亲抱,她们也呆呆的盯着季瑾的相貌回不了神。

季瑾早都习惯了被人盯视,半点不悦也无,抱着女儿就轻声哄她,低头问姜华:“怎么了大郎?是不是出事了。”

姜华咬着下唇低下头去,右脚在地面上磨蹭着,又抬头飞快的瞄了余默一眼,不敢回答。

季瑾的声音很好听,清润温和,余默刚刚只是一时被他的相貌惊艳到,却也没有被他迷着,一听到孩子的事,看到姜华的反应,想着怕是这小女孩是他看着的,怕被大人责怪,只好道:“差点让一群拐子给拐走了,你也真放心让两个孩子自己呆着。”

季瑾开始倒是没想到余默会这么快回过神,稍微有些意外,听到余默的话后面色微变,低头就问姜华:“又遇到拐子了?”

呃?

余默一听这话,感情这还不是第一回啊!

她看了一大二小三人,个个钟灵毓秀,那孩子被人惦记,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是你救了我家四娘?”季瑾问,一看这样子就没错了,连忙弯腰诚挚的道谢:“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要不然我可要抱憾一生了。”

“谢就不用了,以后将孩子看好就行了。”余默总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对,也未指责季瑾,而是笑着问已经被父亲哄的不哭了的季四娘:“这个人是不是你大哥?”

季四娘连忙点头,双手紧紧的抱着父亲的脖子,对着余默怯怯的道:“谢谢小娘。”

“真乖。”余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正要说再见,季瑾却郑重的问余默:“请问这位娘子,你看到那些拐子的相貌了没有?他们有几人?”

余默点了点头:“有六人呢,不过我只看清了两个人的相貌!当时我见那女的有些不对,就将你家四娘哄过来抱着,没想到一下子涌出来五个人,要不是我跑的快一点,后果还真难说了。”

季瑾吃了一惊,六个人余默还能从对方手里抢回他的孩子,这份恩情又得了,他连忙又弯腰对余默道谢,并邀请余默去家里坐。

余默倒也不觉得奇怪,她是已婚的发型,身边又跟着人,去别人家做客也不算过份,不过她并不想于对方接触太多,就回绝了。

但凡有绝世之姿的人,身上的麻烦与故事总是不断,再多接触一下,她怕清晓与碧天的魂儿都要被勾走了。

季瑾面难色,他不想为难余默,自己却又想请她帮忙,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

余默注意到了,问他:“可有什么难事?”

季瑾回答:“我想去应天府报案,所以,想烦扰一下娘子。”

余默一想也对,孩子不是自己的她才不这样关心,正要点头答应,碧天与清晓已经回了神,清晓红着脸害羞道:“娘子我们回府会从太平坊旁边过呢,进去一下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余默嗔瞪了她一眼,点头答应,季瑾连忙道谢。

然后一起回去。

两人都有自己的马,也不会坐在一起,等到了衙门后,说明了情况,做了口供画了押,季瑾还在跟府尹商谈,余默先出来,却听到房间里有一个坐班的衙役道:“报案报案,咱们长安城里每年都会有孩子被拐,又不是一两个了,真烦!”

余默停下了脚步,听一人叹气道:“唉,也不知最近这些年是怎么了,很多显贵家的孩子都丢了,府尹这样压着也不是办法啊!总有一天会被人捅出去的。”

余默开始时还这时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听到下一个人的话后就立觉不对。

一般人贩子都是有眼色的,显贵家的孩子也没谁敢去拐,要知道那些都是有势力地位的人,要是惹毛了下了狠来查,还不被给端了?为了生计的长远打算和安危,也没人敢碰显贵家的孩子,尤其是京城里的显贵那是真显贵,不比地方。

而如果真是显贵家的孩子被拐了,还用府尹压案子吗?不用压那些显贵自然也有办法将事情捅出去,怎么可能受制一个小小的长安城府尹?

如果对方这样说了,怕也是庶子之类的,或是不受重视的。

而压案子这个词可有得琢磨。

第一,要丢多少个孩子,才不敢往上报?

第二,这个压,是府尹逼不得已的压,还是互相勾结,刻意为之?

还有,拐孩子自然是要拐健康好看的,显贵家的孩子只有个别好看,拐谁不是拐,为什么要拐一个风险大的?那些孩子被拐之后去了哪里?

现在想起今天那些人的气势,那么嚣张,可半点都不像是一般的人贩子啊。

“娘子,你该不会是还等着去做客?”碧天看余默不走,有些不客气的问,眉头微皱了起来,心下有些担忧。那季郎君天人之姿,有天下第一俊之称,娘子该不会是被迷住了吧?

余默微愣后哑然失笑,快步向着门口走去。

碧天这人,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嘴巴厉害,而且很多时候也为她着想着,原先她并不是很喜欢她,相处时间长了才能觉出这人的一些好处来。

出了门,在街前的酒楼里吃了饭,出来的时候,见到衙门口季瑾的车还在,有一个妇人抱着孩子等在她的车前,见余默出来连忙激动的上前行礼道谢。

余默连忙扶起她,看她样子就知道她是余四娘的母亲。这人长的面容姣好美丽,可是一与季瑾站一起,当真是有些失色了。

婉拒对方的邀请,余默看距府不远,就想走着回去,没想到遇到了那个阿娘口中的展太医,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余溪怕是不妙。

最新小说: 绝色乐妃倾天下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天才女帝帅炸了 乡林小医仙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江湖枭龙 护花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