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1 / 1)

余默是被展太医跟着,才接触到了他,知道余溪的事情。

当时她站在耍杂质的人群外,看着身边跟踪她的中年人,长的是身材健朗,相貌端正,长了一张国字脸,面容冷肃,身上穿一身暗蓝色的长衫,见她看过去,也细细的打量她,眼里惊疑不定。她鼻间闻到这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味,猜对方最近与药打过交道,就问他:“太医跟着我做什么?”

原本阿娘给的那些名单里,她以为只是宫女宦官,女的有好几个能知道,男的大半却不清楚,后来才知道有几个男的是太医。这人好像能认出她来,不过她不认识,那么很有可能就是与余家或是萌家有关系的了,她长的有些像阿娘的。

展鹏飞一听余默的话,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瞬间就有些激动,鼻头微酸,小声问余默:“你阿娘她……”

“阿娘……”余默咀嚼着这两个字,在想着这人到底是猜到了多少。知道她是庶出,也不像是认错了人,余昭华又以死,看来好像能猜出来的都猜出来了。“您是……”余默小声问,听大家叫好,向着场内看了一眼。

“展鹏飞。”展太医道,双手拇指相勾,四指并拢,做了个展翅飞翔的动作。

余默心道,原来这个就是阿娘以前说的展太医,听说她流产那日他是给她把过脉的,可是当时她晕着,并没有见人,难怪他能认出她来。

连与皇嗣相关的那种事情阿娘都能交给他来做,看来这人是可以信任的。因为如果没有穆渊那一出,展太医要是帮她打掉了孩子被查出来,那可是不小的罪。

一个长辈,能这样将自己的名字直言给晚辈,可见其坦诚。余默本来还在想着自己是要蒙混还是要装傻或者是承认,一听了对方的身份,就决定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在这之前,必须要给对方提个醒,可别无意中出了什么意外弄成错事来。

“你知道我是谁?”

展太医原本以为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一听余默这样说有些意外,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可是两人精神虽然不同,但是相貌还是很相似的,虽然胖了些,但是应该不会认错人。

他想起在路上看到的情形,低声说:“疏——三娘?”他原本就觉得七娘的女儿死的怪异,虽然小月了,可是身子是慢慢好起来的,怎么就突然去了?不过暗中差不出什么来,只能放弃,没想到竟然真的活着,只是换了个身份。

余默点了点头,展太医有些着急的问:“你阿娘……”

余默知道展太医应该与萌家关系很好,不然不可能在萌家败落的情况下还与之交往,只是不管是兄妹之情还是男女之情或是别的什么情,她并不想介入,打断他道:“她很好。”

耶耶什么都没有说,或许他们去云游天下,可是她更愿意相信一些玄异的感觉,两人或许进入了一处她永远也达不到的地方,所以耶耶才会表达出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的意思。既然如此,也不必要让一个男人惦记着她。

展太医听余默的意思是萌七娘还活着,一时情绪激动的湿了眼下,想细问又觉得不合适,余默看他真情流露,本来想着告诉他阿娘与耶耶一起走了的事情,但是一想她并不知道耶耶“年少早逝”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特殊的背景,更与这展太医不熟,就把到嘴边的话压了下去。

“大娘怎么样?”余默想来展太医在宫里,或许被叫去给余溪诊脉,就随意的问着。

一提起这个,展太医就皱了眉,有些忧虑道:“怕是不妙。”

不妙?

余默的视线从场中收了回来看像了展太医,怎么个不妙法?

说实话,她一点都不相信余溪打死了人。

余溪虽然自我了些,但是比谁都骄傲,自尊极强,她才不会因为嫉妒去害一个人。她对以前的余溪太了解了,出了这种事情,余溪最有可能的态度,就是直接要与穆渊和离,老死不相往来。那是个宁折不弯的人,决绝而又偏执,以她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骄傲性子,才不屑于去为难一个女人。

这些,从她对自己与穆渊事情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之所以她能接受穆渊,一来是上元节那件事情她也有错,二来是那件事发生在她与穆渊有纠葛之前。可是如今穆渊都与她在一起了,却出轨了,那是余溪万万不能忍受的,她真的很有可能会像扔破鞋一样扔掉穆渊。

如果你都不打算要一个男人了,还会管他与别的女人吗?才不会管他们去死去活!

或许在皇宫那个染缸里,余溪的性子会因为各种事情而有所变化,但如果她真的决定忍了,她又不是个笨的,要害一个人怎么会用最蠢最直接的方式?谁不懂得借刀杀人暗中放冷箭?商场上没学来八分总能学来五分。

而且现代人,要比古代的权贵懂的生命的可贵,余溪不会有那么残忍。这事连失手的可能都小,怕是被人设计了。

“恐性命有危。”展太医小心的四下看了一眼,伸出左手掌,拿右手食指在掌心里写下了这四个字。

“怎么回事?”余默有些吃惊,她知道打死个嫔这件事对余溪来说会很麻烦,或许会造成她于穆渊之间的矛盾,却没有想到会这样严重。

“好像为了保护……”展太医说着,在掌心划过珊瑚两个字。

余默这下是真的吃惊了,正待再问,眼角瞅到清晓已经拉着碧玉回来了,连忙换了神色,转过头去看向她们,展太医也将目光放在了场子内。

“怎么这么快回来?”余默笑着问。

“一会儿他们就会舍钱了,我才不想给。”清晓笑着道,见碧天白她眼,又吐了一下舌头,对着余默道:“娘子要是想看的话,那我就舍得了。”她是知道余默对这些事情就算有兴趣,兴趣也不是多大,所以才想走。

果然,有一人已经站到场中诉说他们的苦境,一个拿一面锣反过来,挨个的凑到了大家的面前,有的人就会扔一个铜钱,清晓连忙拉着余默走。余默眼角扫到展太医淡定的像个路人,知道这事怕是不简单,要不是自己,她怕也不会说出来,也就没有回看他,跟着她们回去了。

回到府里时,余默顺便问了一下门房阿不花回来了没有。说是去放风筝,最后她到半路上倒是走掉了。

门房说还没有,余默知道阿不花性子爱玩一些,也就没有当一回事。

到了住处,清晓连忙向着泛歌染柳几人炫耀今天遇到了季瑾的事情,几人在一起大惊小怪,叽叽喳喳的,连碧玉都被拉一起谈论。石娘子进来看到这热闹的景象,到余默身边小声说:“娘子你太惯着她们了。”便是平常权贵家的婢女,也没有这样没规矩,更何况是三殿下的府上?

“没事的,她们晓得分寸,只是在我面前轻松一些。”余默无所谓。她对她们好,但要是有人愉懒耍滑不知好歹,那也别想在院子里待了。

石娘子一听余默这样说,想想也是,也不好多嘴,但是脸上依然有着不赞同的神色。余默知道清晓两人是从外边进来的,并没有受过严格的教导,不会像新绿她们那样,但这样也有这样的好处,气氛好了她心情也会跟着好。

“这不是还有你教导着么。”余默半躺在榻上道,神色有些不太好。

石娘子关心的问:“娘子可是身子不舒服?”

余默是在担心珊瑚的事。

她不知道这些事情怎么牵扯到了珊瑚,但是宫里云谲波诡,这种事真的不好说。一来珊瑚是皇后妹妹的下人,打击起来自然不手软,二来这事祝家的影子怕是最大的,她以前陷害过华妃,她记恨在心,拿她身边的人出气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不知道除了珊瑚还有没有别的人被扯进来。

余默这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装出一副没精神的疲累样子。那边的碧天听到石娘子的话看过来,见余默恹恹的,就过来道:“良容可是后怕了?”

“后怕什么?”石娘子问。

碧天开始说余默救了季瑾女儿的事情,清晓和另外几个也围了上来,听完后一个个的都说太过危险,以后有这样的事不要再去做,又赞叹余默运气好,救了季瑾的女儿。

余默只是笑笑不应答。她当时只是将过程简略说了,并没有说那些人拿着刀,所以清晓与碧天并不知道。后来去衙门做供,才说的详细,可那时她们两并没有在。

见余默精神不好,石娘子就让她们各自去做自己的事,并让余默回寝室歇着。

余默看她欲言又止,就问她:“可是有什么事要说。”她对着旁边扬了一下下巴,示意石娘子坐。

石娘子拉了个垫子坐下,语重心长的叹道:“原本我是不应该多嘴的,可是娘子你也应该为自己考虑考虑。这都一年了,你也没见有个动静,是不是找个人看看?”娘子一定很喜欢孩子,所以才拼了命的救别人家的孩子。

“孩子……”余默念着,躺倒在了榻上,望着房在喝药,那现在没有,不会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吧?要是身体有问题,可得早早治,不然年龄大了就来不急了。

余默沉吟了一下,想着她还真是不孕,要是借此事将展太医请来的机率有多大。如果请来的话得辗转几次才不露痕迹?要几天才合适?

想着就摇了摇头。

不可能一来就去请展太医,以前没有接触过,突然去请就让人有些意外了。先请别人,再多请几个来看脉,可是那些个好的中医,一个个功力特深,怕是都能把出她小月过。府里可没这样的事,传出去对疏家的女儿名声不好。请人来搭线的话又不合适,反正,都不怎么好。

或许她明天晚上去宫里看看怎么回事?

石娘子想着余默怕是忌讳谈生病这一方面的,也就不能多劝。

吃过晚饭后,余默想着,去阿不花那里转转,看能不能让她明天到宫里问问,穆湦什么时候回来。

余默的事情,她是有些着急的,因为不知道珊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是余默真是为了救珊瑚或是与珊瑚有关,她不能坐视不管。要是穆湦在的话,有他帮忙,她只用等结果。要是穆湦都办不到的事,她的希望也不大。只是穆湦回来了,会不会有些失去理智?不管,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学着长大。

到了鸾仪院,阿不花竟然还没有回来。

余默无事,在院子里转着,想着要不要出门去看一下。走到前院的时候,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一处院子的门口向着后院门口那里张望。

一个美男子。

余默简直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养眼的竟然一个两个三个的向外冒,而且个个相貌美的动人心。

这人年岁不大,与她相仿,气质与穆渊穆湦沐湛季瑾都不相同,身上有一种很干净的气质。

余默边走边歪头看着,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一般街上的人她都不怎么记得,这人相貌好衣着也精贵,显然是富贵人家无疑。而她所认识的这种人,根本上都是与穆家有些关系的。难道是穆家的人?可要是穆家的,应该不会站门口向里看吧?早有人热情接待了。

穆泓在屋里左等右等不见人来只好到门口来看,见四周连个奴婢都没有一个,看到余默从旁边过,想着上前搭话,又有些不好意思。眼见着她快走到去了,知道下次遇见个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连忙上前几步叫道:“这位娘子。”

余默站定,含笑打量着穆泓,一身浅青的锦衣,头上戴着绿宝玉镶的金冠。一般你年轻还未行冠礼时,是不会加冠的,除非有爵位或是重要的官职在身,这人应该是皇室之人无疑了。

“这位郎君。”余默看他眼睛清澄黑亮,就起了玩笑的心思,学着穆泓的话应了一句。

穆泓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到自己有事,所以就面对着余默道:“这位娘子,请问瑞王三殿下在府上么?”

余默心道穆湦去军中好像很多人都知道啊,怎么这人竟然不知道?

“我为何要告诉你?”余默觉得这人有意思,就反问道,偏不告诉他。

穆泓一时有些尴尬,抿了抿唇才行礼道:“在下失礼了。并非要隐瞒娘子,只是身份实在……”他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声音低了下去:“我是襄王。”

余默明白过来,讶然的微张了嘴。

这人被孤立的厉害吧?他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ps:要进宫一次了,还有一章。

最新小说: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护花狂医 江湖枭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乡林小医仙 天才女帝帅炸了 绝色乐妃倾天下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