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1 / 1)

长安城是很古老的布局,分为外郭城、内城、皇城三部分。

天一黑城门一关,就禁止出入。虽然如此,但是郭与城之间的内城门会再过三个小时才关。

沐湛的马车从西城门进入不久城门就关了,余默听到动静,一会儿后醒来,还没问呢,沐湛就先道:“再眯一会儿,到了叫你。”

“你把我放到内城西门口就行。”余默嘱咐着,又靠在车上闭了眼。

沐湛眼光沉了沉,握紧了拳头,就想一拳将车壁砸个窟窿出来:“太远了,到东边下吧。”便是从东边进,还有足足三坊的距离呢,从西边进离她住的地方可是足足有七坊的距离,她就这么怕被别人看见坐了他的车?

沐湛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涩,却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生气的资格。他们没有在一起,全怪在自己身上,没有生气的资格、没有捻酸的资格、没有抱怨的资格。

可是心里就是极不好受。

为什么三娘一个女人都可以放下,他一个男人就放不下呢?!

余默一想就点了点头。

沐湛点了车灯,马车一直向东,后来拐弯向北,余默估摸着时间到了,便睁开眼坐好醒着神。

一会儿后,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余默等着下车。本来不想打招呼,但是又觉得有些房间,就笑着对沐湛说:“我走了。”

沐湛看她一点不余的感觉都没有,就觉得心下一阵刺痛,同时又有些委屈。

见他眸色深深,意味不明,余默感觉有些不对劲,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弯着腰就要下车,沐湛伸脚挡在了她前面。

余默只好坐在了沐湛的对面,有些无奈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怎么才发现沐湛有些赖皮呢?

“你今天跟我去西山了。”沐湛闷闷不乐的道。

“对呀,现在不是天黑了,我要回去了嘛。”余默自然的应着。

沐湛被堵的胸口一窒,冒火的眼神将他的气愤表达了个明白。她明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他以为她愿意跟自己走,便是愿意跟他在一起,没有想到她真的是全部都放下了,所以才不将西山之行当成一回事!

“三娘,我错了,你别这样好不好?”沐湛痛苦的道,偏过了头去。七年,他以为这感情会越来越淡,没想到,不经意之间,竟已浓的惊心。

来之前他没有想过见了她会这样痛苦,见了她才发现他不过是将思念深埋心底。

灯光下沐湛的眼角折射着一道水光,余默收了脸上的笑,神色变的平和起来:“我也想对你说一句话。”

“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沐湛咬牙问。

余默平静的盯着沐湛看,突然间却“哧”的一声笑了:“你不嫌弃我生不了孩子了?”这些年里,她怎么可能没有想过沐湛为什么好好的又觉得他们不合适。在他最初失约的那几个月,她反复想过无数遍,将种种可能因为大小排了顺序,生育这一点并不是她放在前边的可能,却是最让她猜疑的可能。

沐湛吃了一惊,不知道余默怎么会知道这一点。

猛然而来的质问让他心遽然刺痛了起来,这一件事是他今生最后悔的一件事。

“果然如此。”余默点着头,鼻子间的气有些不通。原来她还想着,除了宫里的太医,也没人帮她把过脉,知道她可能不孕的人一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这种事应该传不到沐湛那边去,没想到他们竟然神通广大到连这种事都能查出来。

这到底是掌握了多庞大的势利才能做到这一点?

沐湛说不出一句应对的话来。

如果他没有子嗣,身边所有追随他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失去了追随他的意义。可是这种情况说出来就有了当成借口的嫌疑,更是显得苍白。

余默所认识的沐湛,言语间向来都透出了无与伦比的自信,还没见过他苍白着脸一副脆弱的样子,心下就有些不忍,劝道:“我不怪你,我们只是那时不合适。”

如果让她来选男人,她也不会选一个不能生育的,因为她真的喜欢孩子,也想要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人。连她自己都是如此,又怎么能去苛求一个必须要有子嗣的人?

这样的话,却让沐湛觉得,连身上的每一块肉都是苦的。

他宁愿她怪他,记着怪着怨着!

“我,我这些年来不见你,是因为待在我身边太危险,我想你安全些。”万般无奈之下,沐湛尽可能的解释着。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来?现在安全了?”余默不想再纠缠下去,她觉得纠缠下去也纠缠不出个什么来。

“我……”沐湛又被问住了,只艰涩的道,“相思难耐。”

“那你现在见过了,我走了。”余默不想多说,起身就要走。

沐湛猛然上前抱住余默,不准她走,心底的话就冲口而出:“既然你不爱穆湦,那跟他过跟我过又没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在一起?”

“跟你在一起我嫌处境太危险!”余默火气也上来了。

“你以前都不怕的!”

“以前我有轻生死的必要,现在没有!”

“怎么没有?!我还爱着你!沐湛不爱你我爱你!沐湛不会对你好我会对你好!沐湛不会心疼你我会心疼你!沐湛不会安慰你我会安慰你!”

余默想起她曾在最伤心的那两个夜里,都是沐湛在陪着她。这个男人随时注意着她,对她真的很用心。她就是那样被感动了,所以最后才决定要跟他在一起。

看余默沉默了,沐湛的情绪也平稳了下来,连忙道:“三娘,你都不知道,我们筹备了二十多年,等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本来前两年就要开始的,只是我没有子嗣人心会不稳定,所以才会筹划的更详细一点,如今便是一辈子没有子嗣,我都不介意了。人这一辈子很难遇上一个爱的人,也很难遇上一个爱自己的人就再给我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好不好?”

最后一句话戮中了余默的心,眼睛不觉湿了。就是因为相遇难,所以当年她才那么果决的询问他,不想失去机会,可是她得到的是什么?

是失约!是杳无音信!

沐湛轻吻着余默眼角缓缓趟出的泪,将她抱的更紧。

“沐湛,你知道,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我自己手里也没有机会。”余默轻声道。

“有的,有的,只要你愿意给我,就有的。”

余默突然奋力挣扎起来,对着沐湛沐湛低吼:“没有!你回来迟了!我有甜丝儿了!”

一提起甜丝儿,沐湛心如万针齐扎一样的疼。他心里知道,或许原本他们之间还有些可能,可为了那个孩子,就算他万般求情诉相思,余默也不会心软。

他心下升起了巨大的恐慌来,为寻求安慰,就向着余默的唇吻去。

余默反抗了起来,不愿意让沐湛亲她。

下午时她愿意,那是因为她当时愿意,现在她不愿意了,才不想违了自己的心意!

这几年来,余默的功力早就到了第三层,虽然一直卡着无法突破第四层,但是一般人连她动手的资格也没有。沐湛几次能抱住她,那不是因为她挣不开,只是她没有必要非要去争而已。

现在不愿意,就与沐湛动起了手来。拉开他抑住自己的胳膊,沐湛不防下力量小了,愕然于余默的力道,却反应极快的去抓她手腕,余默一个手刀过去就砍在了沐湛的手腕上,疼的他差点收回了手,却是咬牙反手过去,堪堪的抓住了余默的手腕。

余默胳膊一挥就想挣开来,却没挣开,砰的一声碰到了车壁上,感觉沐湛的力道竟是要比一般人大很多倍,于是便多使了力道。

在外边的人,能听见里边的声音越来越响,砰砰砰的一声比一声大。

韦青海本来想进去查看,却被管衡挡住了。

一来二去,一面车壁“砰”的一声被打裂开来了,木块与木屑飞溅。

“啧!”韦青海咂嘴,对着韦青山道:“大兄,里边这人好厉害,竟然能与殿下打个平手!”

又是砰的一声,另一面车壁也飞裂了开来、。

韦青海兴奋的看着车厢那里,回头问管衡:“先生,里边是谁?是殿下新请来的人么?”

众人都沉着脸色,尤其是管衡,脸色最不好看。

在他说这话时,又是“砰”“砰”连着的两响,车顶已经倾斜了下来,余默刚开始没有注意到人说话的声音,只以为听错了,没想到又听到了,一注意起来对着沐湛时就有些失了神,被他瞅准机会抱个满怀从破败的车厢上跳了下去。

“姓沐的,你个疯子,放开我!”余默还用手肘撞击着沐湛的腰的胸,觉得大街上这样被人看到实在不好,可是却没想到竟然身处一个院子里,阶上阶下围了好些人,一大群被摸估略着就有十几个。

她转目一看,清瘦的高大的壮硕的,文雅的英气的睿智的,很多种不同类型的人,一看就是有文有武有谋略,心下吃了一大惊,不置信的转头去看沐湛。

她听见自己慢慢的吸了口冷气。

她这是,到了沐湛的老巢了?

如果是真的,她将他集团内核心里的人都看了个遍,这些人还能放她回去么?就算为了保密死也不可能放她回去啊!

想通了这点,余默气恨难平,狠狠的踢了沐湛一脚骂道:“王八蛋!”

四下人一惊,脸色各有不同,余默却就将目光落到了一个穿儒衫打量着自己的人身上,立时就觉得那人很不好对付。

她觉得,自己有好一场仗要打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对不起,打了个盹,没想到竟然睡着了,我还以为过了十来分钟,没想到一下竟然眯了四五十分钟,抱歉抱歉。

最新小说: 江湖枭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天才女帝帅炸了 护花狂医 乡林小医仙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绝色乐妃倾天下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