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1 / 1)

房间里余默只隐约听到沐湛因为吃惊声音变大而问出的那两个字,而并没有听到贺喜说了什么,随后又翻了个身。

其实上船的时候她已经醒了。沐湛的动作虽轻,但从地道里一出来,夜里的些微的凉风加上流通的空气,浑身顿时就舒畅了起来。要放以前睡着时这点变化她根本就察觉不来,但是现在五感敏锐,醒来是很正常的。

可是,连这点变化都能察觉出来,沐湛抱她的时候,她却没有醒。

到底是他抱她太轻,还是她对他没有防备?

现在走,其实是最合适的。

可是懒病犯了,不想起来。

余默在榻上又翻了个身,想着想着,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上一重,有人压在她身上,接着吻便扑面而来,从额头鼻尖到嘴唇,来了个长长的法式热吻。

余默吓的浑身发颤,一瞬间只觉得恐惧从心底里升了起来,想推开身上的人,却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身体内有一股躁动的热气在四肢百骸流窜,心底里顿时明白过来,怒骂出声:“卑鄙!你恶心不恶心!”

不过因为药力,出口的话却媚意流转,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男人声音醇厚,带着磁性,好听的不得了,顺手便脱了她的衣服,在她身上捏了一把:“都快是我妻子了,有什么恶心的?”

接下来的事情,便不在余默的控制中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只听有人在她身后轻声唤她,温和声音光是听着,就能想到他满脸的笑意:“思思。”

余默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子,身上是一种骨子里积淀出来的书香气,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里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喜悦,对她道:“思思,我觉得娶你还不错。”这句话潜意便是求婚了。

暗恋数年的人来向她求婚,余默的眼泪缓缓流了下去,还没反映过来,旁边充过来一个人,一拳就揍到了向天睿的脸上,打的他两人管鼻血横流,立刻就污了对方半张脸。

这样犹不解意,又过去狠踹了对方一脚,这才帅气的转身,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绒盒子,半跪下去打开盒子,露出里边24k的钻戒,一双眼真诚的看着她,热烈而又情浓:“思思,请你嫁给我。”

“好。”余默听见自己郑重的回答了对方。

这句话一答完,脖子立刻就被人掐住,来人恶恨恨的道:“想嫁给姓腾的?你做梦!就你这烂货,是个男人都不会要!”

胸口的窒息感传来,余默只觉得呼吸都不能了,好像被人抱的太紧,连胸口都像是疼的要碎掉一样,抱着她的那个人突然推开她,厉声质问:“为何突然要退婚?听说穆二郎相貌俊美,容姿过人,你是不是见过他?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你说?!”

余默被问的手足无措,躺在那个穆二郎的怀里,看他手从她身下抽了出为,满手的鲜红,单太医跪在地下请罪,说来迟了,穆渊在皱着眉问:“有这么严重,一辈子都不能有孕?!”

余默坐在窗下的榻上哭的一塌糊涂,有一个人从窗外跳了起来,清朗的声音分外好听:“都说了不要一个人偷哭,这样很丑,你怎么还是看偷着哭?谁惹你了,我去帮你揍他!”

眼泪缓缓的从眼角流下,余默委屈的吸着鼻子,只觉胸口闷的喘不过气来,像是落在了泥沼里一样,怎么挣扎都出不来,却是越陷越深,直至被淹没。

没。

沐湛心里一*的抽疼着。

三娘她在想谁?

她在思念谁?

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他想揍人!

揍人揍人揍人揍死人!!

沐湛也是一整天阴着脸,整个船上的气氛都笼罩在一片低气压里。

下午的时候到了一处地方,换马狂奔了一个下午,余默总有一种有人在后边追着的感觉。所以等到了地方休息,余默半夜醒来的时候,看着沐湛手里大红色的喜欢,满有的愕然。

什么意思?

“三娘,我们成亲好不好?”沐湛目光紧张的锁着余默的面容,连气都不敢喘,心提的高高的,就怕余默突然暴躁来。

余默认真的盯着沐湛看,神色上没有半分的情绪,平静的让沐湛心惊,紧张的手心里的汗都出来了。

他想起昨晚上的事,心下不由后悔。

当时先生说水里放些药,等婚都成了,三娘也跑不了。当时他说:“我不想勉强她。”不想勉强她,不想对她使手段,不想冷冰冰的盯着自己。他要的是那个女人的心,而不是她的人。

可是如今看着余默的神色,却觉得自己可笑极了。

她的心曾经给了他,却被他亲手给毁了。

如今她已经没了心,他又怎么能求得了她的心?

余默在明亮的灯光里,歪着头,目光盯着沐湛。

答应?

不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  ps:答应还是不答应?

最新小说: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护花狂医 江湖枭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乡林小医仙 天才女帝帅炸了 绝色乐妃倾天下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