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1 / 1)

余默坐在了榻上,身上盖着被子,手上摸着手下的微凸的小腹。

眼前看到一双黑亮如琉璃般的眼神,她不仅在心下轻唤,甜丝儿……

耳边似乎有清朗干净而又温和的声音愉悦的唤着“小甜心”“甜心儿”“小甜甜”。

哥哥。

似乎快过年了。

没有手机的日子,只要不去刻意记,就不会知道准备的日子。

余默有些发呆,不知怎么的,在今日里,突然就想起来,到了现在这么多年,她还没有弄懂,她为什么会到这个世界上来。以前看过的小说里好像很多穿越都有媒介,什么古玉石啊,家传之宝啊,古迹啊,阵法啊,她身上却没有什么。

余默胡思乱想着,心下有些不安,便叫了淑娘过来,让她帮自己收拾东西。

淑娘是照顾余默的一个中年娘子,自余默有孕后,就被她调了过来。

淑娘一边按余默说着的收拾,一边不解的问:“夫人,大半夜的,收拾这些东西做什么?”要是放了平常,她一定不会问,不过现在太奇怪了。

“也许会离开。”余默轻声说。不离开没有关系,东西再放回去而已,要是离开的话,收拾就来不及了。

淑娘点了点头,余默的心慢慢的安了下来,想着自己可能想多了。

沐湛很快就风风火火的赶回来了,脸色阴沉如墨。

他一见了余默,眉间就有了忧色,拉着余默的手,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余默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没事,一切都会好的。”

沐湛喉结上下滚动,半晌才快速的道:“军方那里出了些问题,我们要马上离开。”

余默一讶,却是点了点头,反是过来安慰沐湛:“带我一起走?没关系,现在胎已经坐稳了,不用担心我。”

没有争议,没有不满,反是劝慰他,她这样贴心,反而让沐湛心生愧疚,低头道:“三娘,对不住,让你还要跟着我奔波……”

余默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阻止他说下去,放下手道:“决定嫁给你时,我就知道前路未卜,将来生死难测,做好了有任何变故的准备。”

沐湛心下倍受感动,喉咙发痒,紧紧的抱住了余默。他看向在房间里的淑娘,余默跟着解释:“我想着或许会走,就让淑娘收拾东西。”

沐湛点了点头,亲了余默额头一下,自己出去动手收拾一些重要的东西。

很快连夜乘马车去到河边坐船,等进了船舱,沐湛才道:“别担心,你快睡吧,夜深了。”

余默想了想,问:“有人知道我们住的地方了?”问完后,觉得自己为了避嫌不应该打听政事,哪怕在陈国“后宫不得干政”这样的名头出现,哪怕现在大家基本上都很信任她,就改口说:“我是说,别人要是知道我,会不会猜到我们走水路?毕竟我身子不方便走陆路。”

沐湛没想到她能想到这一点,微怔,点了点头,面色柔和了些:“放心,不会让你有事,我们会在半路改道。”

两人静静的坐了一会儿,都没有了睡意,沐湛也不再劝余默,搂着她问:“三娘,你知道,我将兵养在哪里么?”

余默其实早都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在考虑着要怎么说。猜得太准可能过些年会万一之间会让沐湛忌惮,但夫妻间要是这样瞒来瞒去忧来忧去的却是不好,当下就道:“我以前也奇怪过,这么些年能不被发现,地方一定得非常的隐秘,可是再隐秘总会出些问题。要是我吧,要到就找一个别人寻不得的地方,要么就想一个对方想不到的地方。”

沐湛点了点头,在这件事上没有多说。

全部被猜着了,穆渊寻不得的地方他有,穆渊想不到的地方就在他的军队里。他的兵,重要的那些军官,都养在穆渊的军队里,到时候只要一起事,无论做内应还是外援,都是极好的。只是现在,有人泄了秘,伤了一个重要的人。

沐湛陪着余默一会儿,就去找了管衡商量路途,走了几个时辰的水路,又换成陆路,好像是越过了什么地方,然后又上了水路。余默一直跟着沐湛,每次进出城门拿路引的时候,他虽然心下有些担心,却并不紧张。

话说,她是跟沐湛聊天的时候,才知道他手里的那些个路引,都是假的。

不过沐湛他们以前都是官方的人,对这里边的事情极为的清楚,又有偏门左道的一些高手,伪造这种东西不成问题。

走了三天水路,先是东去再是南下,歇了半天,又走了一天的陆路,再换水路,再走几天余默都没数了,时候微微有些长。

等到了的地方,沐湛就走了,余默知道他有事,自己忙自己的。打算睡的时候,淑娘说有个郎君应先生的命来请他。

余默有些讶异,不知道怎么会叫上她,但还是穿起了已经脱下的衣服,跟着出了。

到了书房,又见着了两个生面孔,沐湛眼神一扫,那两人忙来见礼。

等坐定后,余默问询问的目光看向管衡,听他道:“三娘可能不知道内情,但现在出了些事,起事最好,可是殿下不同意。”

哦,这是来让她做说客的。

余默脸色好了一些,笑着问管衡:“哦?那殿下为何不同意。”

管衡不应,余默扫了一下所有的人,看神色,大家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过,她却注意到,管衡的目光很隐晦的从她肚子上扫过。

余默瞬间就明白了。

沐湛有多在乎这个孩子她能很深切的体会到,总是怕这样不好,怕那样不好,会折了孩子的福气,所以耶耶不说,她也就知道了,应该是怕起事死伤无数,折了孩子的福气,怕孩子不能平安的出生。

不过若是能妥协商量,应该早就商量好了,现在看来自然是到了不得不行的地步。

余默想说什么,可是人有些多,管衡看了她的眼神就明白了,带其他人出去,沐湛就起来坐到了余默身前,握了握她的手试了试冷不冷,然后握着给她取暖,也不说话。

余默汉道:“大郎,该怎么做就怎么去做吧,你自己也知道,顾忌太过,反而束手束脚。”

沐湛有些低沉的道:“我怕折了孩子的福气。要不是先生他阻止,我早几年娶了你,孩子现在都上学堂了,哪里还会有现在这种顾忌?”

余默知道沐湛或许生了大家的气,有些跟人杆上了,接着道:“无论结果怎样,可他们的起因都是好的。现在来说这些,其实已经无用了对不对?你只关注现在,你怎么不担心现在要是推迟已定的事,弄的不可收拾了,将来对孩子不好?再说了,耶耶他们也都在乎这个孩子,也不可能让我受到伤害。”她听沐湛说过,本来打算过了年就起事,后来因为她有孕推后了,要等孩子生下来再说。现在出了变故,提前也没什么,反正都准备了好些年。

余默知道,沐湛其实心里就是不明白,只是需要人安慰而已。

沐湛沉默下来,余默拍拍她的手,安慰他:“放心吧,这个孩子会受天尊庇佑。”

余默回去了,沐湛回来后吩咐了很多事情,才道:“三娘,你应该猜到了,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要打仗了么?”余默问。

沐湛点了点头。

余默从一个小箱子里拿出来一个小匣子打开,再从里边拿出来一个青布小长包袱。

沐湛有些惊讶。

成亲以后,他就发现她身边有个小包袱,不这里边装的是什么他却不知道。三娘没说,他也没有私自打开看过,却发现她很在乎这个东西,路上总是带着。

余默将小包袱解开,露出了里边五个瓶子来,对着沐湛道:“你应该知道我在学医,这些药原本是给别人定的,但是极为的珍贵,所以我一直带着。”

余默拿起瓶子来一一的解释道:“这个是受伤后发热吃的,这个是热伤寒吃的,这个是冷伤寒吃的,这个是金创药,这个最重要,是救心丸,保命的。”最后,她拿起来一个特殊的直筒的小瓶子来

她说着打开瓶子,倒出五颗石榴子大的药丸出来,放在鼻端闻了闻,将手送到沐湛面前:“记住这个味道。”

沐湛闻了一下,记住了。

余默又道:“其它的药都可以给别人用,这个救心丸最是珍贵,千金难换,不到生死关头和不遇到威胁性命的时候不要吃,要救最重要的人,知道吗?不过,无论如何,你至少得给你身上留一颗。”

沐湛原本不当回事,余默就算学医,在他感觉里,医术也不可能和几十年的大夫相比,她做的药也就一般了。但这样不防碍他接受她的心意,如今看她说的郑重,不由当了些真。

“虽说我只学了七年,可这些药是按我师父留给我的药方做的,珍贵无比,平常大夫难以企及。”余默也知道沐湛可能并不相信她的医术,放了她她也不会相信一个只学了七年的大夫医术能有多好,可是她的际遇不同,这些东西都是用空间里的草药做的,异药灵水再加上奇方,救心丸千金难换,不是她嘴上说说的。所以她才这样说了这这么多,就是想让沐湛信她。

沐湛知道教余默的武功的师父不是常人,却没有想到还会教她这个,当下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余默将药放到了瓶子里,拿塞子塞了,再拿出来一个大点的直筒瓶子套上,找了绳子套上,给沐湛挂到了脖子上,笑着道:“要一直带着。”

“嗯。”沐湛点了点头,想起要分别,心下有些感受。

“沐浴也不许拿下来。”余默又道。

沐湛有些惊讶,还是点了点头,才听余默接着道:“瓶子不会进水的,放心。”

沐湛点了点头道:“三娘,先生和元鸿还有太监都最是可信,韦家三兄弟也可信,不过老大太憨直了,老二老三都是看着老实,其实只是装愚,还有……”

余默刚开始还没有听懂,后来才知道他在交待身后大事,忙伸手就捂住他的嘴:“这才刚开始,又不是生离死别,我不要听这样的话。”

沐湛感慨的点了点头。他只是太担心她了!

余默忍下担心,认真的道:“你一定会平安无事,一定!”

沐湛叮嘱道:“贺太监会保护你,平时不要让他离你身边。我还为你调来了一个副尉来做侍卫长,可拖信任,他一定会保护好你,一会儿就会来了。”

余默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那个副尉来了,余默一看,微微有些吃惊。

熟人?!

作者有话要说:  ps:昨晚睡的晚,结果一觉起来十一点了,因为昨天没有存稿,所以今天是现写,不过写脱了,收住尾时就现在了,对不起。

我觉得从今天开始又改回五点更新吧,唉!家里有些事,中午更新来不急了,实在抱歉!要是闲了我会十二点更新,以后大家看首页方框里,有事我会在那里边说。

另,晚上再有更新为捉虫。

最新小说: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护花狂医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江湖枭龙 天才女帝帅炸了 绝色乐妃倾天下 乡林小医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