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1 / 1)

“我能先保密么?”余默在刚才已经想过了各种应对,不想骗沐湛,因为撒一个谎要用很多个谎去圆,在小事上没有什么关系,在这种大事上,就不行。

“好。”沐湛也不勉强余默,点了一下头。

两人又说了一些贴心话,沐湛就匆匆的走了。

余默送了他,看他骑马走远,在门中站了一会儿。

“夫人,还是回屋吧,外边冷。”明回出现在余默身边,劝道。

“都夏天了,冷什么呀!”余默失笑,却是没有拒绝明回的好意,慢慢向回走着。

走在游廊上的时候,余默问明回:“荷花开了没?”

“回夫人,未曾。”

余默点点头,却还是转到池塘那边去看了。

荷叶田田,风一过,绿叶整片整片的摇。

余默站在百折廊上,看到自己不远外的一颗茶叶长的挺好,就想摘下来,一弯腰,就将明回吓了一跳,慌声叫:“夫人!”说着就去拉余默的胳膊。

余默看明回那“夫人一定会掉下去”“夫人掉下去了怎么办”的表情,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只好站好道:“给我摘个叶子来玩。”

明回手一扬,甩了一条细线过去,绕住叶柄向上一拨,再伸手一接,就拿过了手里,递给了余默:“这种危险的事情,以后不要做了。”他的语气里,有着一分的谴责和半分的宠溺。

余默接过来,也不说话,手指头一块块的掐着荷叶叶柄向着池子里扔,慢慢的向着亭子里走。

心情不好。

她一心情不好,就容易想的多。

要说几个月前她没有猜到,现在基本上已经猜得到了。明回对她的态度太好,太过紧张她,就像对着自己的家里人一样。

她拿双手搓着荷叶叶柄转着,八个月的身子,已经很重了,走路不向后仰一点抚着腰,人很容易重心不稳。余默就算怀了孕,身体笨重,武功因为这几个月闲下来专心练习却是不退反进,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会出事,明回看到余默半点都不看脚下,心却提到了嗓子眼,战战兢兢的注意着她,好在她摔倒时快速抚住她。

等到了亭子里坐下,余默对明回道:“坐吧。”知道他会推辞,就解释道:“我有事问你。”

明回就在余默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你不姓明吧?”她望着明回问。

明回一愣,表情微变,转瞬间有很多情绪都流露了出来。他先是意外,后又似欢喜,接着便压抑住自己的情绪,那种萧瑟的、酸楚的、欣慰的、感慨的情绪一一而过,最后只是眼角微红的点头:“等回了长安城,我会恢复自己的姓氏。”

“那你以前姓什么?”

明回沉默了下来。他就说,三娘最近怎么同意他随侍了,原来竟然是已经猜到了。

“是姓萌吗?”余默问的平淡,话里的信息却极大。

她能感觉到,自己这一句话问完,明回身上的气息激烈的翻涌着,她将目光转过去,没有看到他的手在袖外,应该是握紧了拳头。

余默心下有些难受,鼻子被堵的不通气,眼睛温润起来。

她曾经请穆湦帮她查过外公家。

就算是流放十几年,也应该有个记录,流放到了哪一省哪一府哪一州,不是一句流放人就没影儿了。她那时想着,就算能查到最初流放的地方,可这么些年下来,要是有人员变动,可能就难了。

果然,如她所想,派人过去也没查到,也不知起了什么变化。

“给我讲讲萌家吧!”就算是一群没有见过的亲人,余默也有些伤感。

“夫人……”明回哽咽着开口,在余默的注视中,换了称呼,“三娘,这些事,等以后再说,你现在重要的就是养好身子。”

余默知道萌家的事必定是个悲剧,她这个表哥怕她听了后心下悲痛,伤了身子。可她身子好着呢,根本不会有意外,不过这个表哥既然担心,也不再勉强了。他本来就已经够紧张的了,再要担心起来,怕是连觉都睡不好了。

“前些日子没有与你相认,是担心你激动下伤了孩子,所以才瞒着你。”明回看余默情绪比自己想象中的淡,本来他希望她知道他是萌家的人后如此,可真如此了又有些难受。

因为姑姑的关系,他对于这个表妹心下极为的欢喜,可纵使如此,她出生的时候,萌家已经获了罪,对于他们这些从来没有见过或许也不怎么听说过的亲人,她这种情绪也可以理解。

“我明白,谢谢表兄为我着想。”余默点着头,吸了一下鼻子。

“二郎,我行二。”明回在一旁解释。不能多说,但其它的小事情也可以说。

“二兄。”余默一出口,想起自己前世那个相依为命的哥哥,鼻子突然间就酸极了,她转头望着池塘里的荷叶问,“你成婚了没?”

余默身上有一种浓郁的忧伤,明回突然明白,以他这些日子的观察,这个表妹是个重感情的,她不是对于萌家的事和人冷淡,而是对明白轻重,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成了,有一儿一女。”明回应着。

两人在亭子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话题不会谈很深。

从这一天起,余默与明回这个自己舅家的表兄就熟了起来,一些基本的情况都慢慢的了解了一些。

比如,当年的萌家是“太子党”,在沐湛的父亲登基那一天,穆渊父亲发起政变之时残杀了无数大臣及家眷,不过因为萌家当时只是清贵之家,名气大地位高外公官位也好,但是却没有多少实权,所以并没有遭到残杀,而是流放了。

余默有些疑惑,这与她阿娘告诉她的并不同,在她的感觉里,萌家就算不是权臣,势力应当也很大,但是这个表兄说的话也没有错,能流放而不是杀头,里边也不知道有什么故事。

她也不急,安稳的过着日子。

很快,就到了临产的那一天。

全宅子的人都因为她而紧张起来。

就算在现代生孩子是一件危险的事,在古代那的确是鬼门关走一遭。不过余默身体素质好,虽然受了罪,可也只有半天就生出来了。

当听到孩子哭声的时候,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望着产婆,没有问,等着她告诉自己孩子是男是女。

沐湛希望是个男孩子,所有人都希望是个男孩子,她自然也跟着希望是了。不过如果是女孩子,怕是只有自己不会失望了。

最新小说: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护花狂医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江湖枭龙 天才女帝帅炸了 绝色乐妃倾天下 乡林小医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