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1 / 1)

“危险自然会遇到,不过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余默想了一下,对管衡说,“先生,我想带走熠儿,我不放心将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本来是想偷偷带走,但是又担心被人发现孩子不见了引起惊慌来不说,才说了实话。

余默每次叫先生而不是耶耶的时候,就代表了自己不是以一个女儿的身份来同他说话。

管衡皱眉,他能理解余默身为母亲的心情,但她是去做危险的事情,这种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就算万一殿下没了,他们还有一个储君,否则要是两人有危险,那他们就是一败涂地,这些人这么些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耶耶,你相信我,纵是千军万马,也没得孩子放在我身边安全。”余默说服着管衡。

“你要是同意带我一起去,那你就将孩子带着。”管衡沉吟了一下,对着余默要求着。

余默没有想到管衡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有些意外,有些反对的道:“你要留在这里主持局面,走了的话可就乱了,怎么能走?”

她说完那种不对的感觉越来越浓,晃然的看着管衡。这不会是在试探她吧?为的不是跟她一起走,而是看她现在有没有理智,有的话就可以带走,没有的话就不行。

管衡看余默依然知道大局为重,只点着头同意了。

余默去找孩子,管衡不放心的跟着去,见到孩子,余默抱了起来,让下人都走了,看到管衡还是在旁边,不方便走,不知道是要当着他的面离开,还是找个机会。

按理说大家都算是知道她的半个秘密了,做事也没有必要藏着腋着,可是前一世里,她比谁都知道人世无常。兄弟睨墙,父子反目,母女成仇,忘恩负义等等等等,她见过太多的黑暗,虽然相信真感情,却不怎么相信那些感情可以天长地久。

人生总有变数。

这是她唯一竖信的一条。

箢本来跟着来,就是想要看看余默有没有愿意让他见识一下他想知道的,不过看她没有干脆果决,心里也不怪他,笑着出去了。

然后出去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出来,唤了两声不见回应,奇怪的进去一看,整个房间已经空空如也。

他微怔,明白了过来。

完全没有发现人是怎么离开的,他也会些功夫,虽比不得殿下,但也相去不远,如此可见这个义女的本事还是不小的。

管衡就在房间里认真的查担了起来,想要看看余默有没有留下什么破绽。

这是管衡的习惯。

他身为军师,不但要细密谨慎,更要对所有能影响局势的无论是大是小的事进行全面的了解。若是以后余默还要去做什么事用到这类方法,他知道她走后的状况也好安排。

余默早在沐湛身上做了点小手脚,要找到他不难。

不过难的是,以怎么样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

余默到了的时候,沐湛正在与人商议事情,这让她放了心,可是她等了等,等了再等,都没有见他们有快要聊完的趋势,就不想等其它人离开,而想直接让沐湛叫人离开了。

“殿下,此处虽然易守难攻,可以借助地形将对方的人马慢慢歼灭,但是我们的粮草只够二三日,这样下去只能杀马,但这是舍本逐未的方法,万一不能成功,再等不到援军,就只有死路一条!”

余默听着一个将军说着,心下叹着,要是耶耶或是元鸿来说这句话,同样的意思,他们才不会说这么直接,只会说‘再等不到援宫,就……’,反正‘死路一条’这样的话,只会隐下去暗示着。

“是啊殿下,你明知道这条行不通,干什么还要商量这种计策。”

余默听着,觉得果然武将还是可爱一点,或者说是各人的心性不同,处理事情的态度都不同。

反正她与耶耶他们都属于那种不干脆果决唧唧歪歪却会给自己留后路的人。

余默看沐湛在深思,干脆哄孩子睡觉,但等孩子都睡着了,还是不见他们商量完,就没了耐性,就唤了沐湛一声:“大郎。”

余默以前看武侠的时候,就常见传音入密这一类的功夫,还有什么将声音凝成一线传给对方,到了现在才知道那真的是纯属编出来的。

声音的传播离不开声波,而声波是立体的全方位的,怎么可能一开口不做遮挡只能将声音传向一个方向的一个人的耳朵里?传音是一项很难的事,有很多种方法,她只学会了两种,一种还不熟练,熟练的这一种,是将灵力外散接触到想要传音的那个人身上,然后轻声说话,不要发出音来,虽然大家都听不见,但是只要开口就有小幅的音波振动,能通过她散出去的灵力来扩大音波的振动频率,让那人能听得见。

这些都是她自己琢磨出的,应该七八不离九。

沐湛微怔,以为自己听错了,认真去听,果然听到余默又应了一声,惊讶的叫道:“三娘?”

余默囧了,无力拍了拍额头。

沐湛你的小心谨慎呢?怎么就这么喊出来呢?你都不怕下边的人像看疯子一样看你?

她还以为他会弄清楚情况再做出决定呢。

“你这么喊做什么?大家都听见了。”余默无奈的道,又说,“你让他们先下去吧?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三娘你在哪里?出来吧!”沐湛并没有叫人下去,而是转头看着四周。

营地里他周围的人都惊愕的看着沐湛,面面相觑,眼里是因为意外而带来的愕然。

有人心惊胆颤的试探的唤他:“殿下?”

“殿下,夫人……你怎么唤起夫人来了?”又有一人心慌的问。

余默见沐湛吓着了大家,就不想再躲了,可是:“我就在你面前,可是大家都在,我这样出来,会吓着大家的。”关键是,他们要是觉得我是精怪之类的,可就不好。

“没关系,你是三清座下弟子,不会吓着大家的。”沐湛安慰着余默,看向面前的地方,也不见有什么特殊的。

沐湛身边有七八个人,看到沐湛自说自话,刚开始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听他说了好几句,一个个的开始害怕起来,还以为沐湛是不是中邪了还是受不了压力出现了幻觉。

虽然大家都知道余默这么回事,有信的也有不信的,但相对于底层人来说,就是信的也没有底层人信的那么紧。

余默一想,这个三清座下弟子的身份虽然好,但也有负面的,她并不是很喜欢装神弄鬼这种事,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现在大家都觉得他是正面的,将来那些豺狼虎豹想要将他扭成负面的也不可能,出去就出去吧。

“那我出来了,要跟大家打个招呼么?”余默问着,这一次,沐湛周围的几个人都听见了,心下有些明白过来,几个反应快的不由转头看着,想看余默在哪里。

余默出来时,倒是学了赵雅芝版的白娘子一把,转了半个圈姿势优雅的出来,再加上她故意凝聚了灵气在身上,出来时周身泛着淡淡的雾气,倒真是有着几分仙气,看的周围的人几乎傻了眼。

管衡让余默以“三清座下弟子”身份出现,为的就是凝聚人心,形成信仰,余默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身份但也不是多讨厌,答应要做自然要做的好。况且就算沐湛真是激动之下喊了她,这种行为也代表了他潜意识下已经觉得她出现在大家面前好一些,不然以他的自我约束力才不会犯这种错。

余默的穿着是平常时穿的衣服,可是架不住出现的方式太让人觉得神奇,不由震住了一帮人,呆呆怔怔的看着她。

沐湛也是惊奇了一把,马上站起来走向余默。

“见过殿下。”余默对着沐湛行了一礼,在外人面前,她总是会给沐湛面子。而且她的丈夫输了不论,要是成功了将来是个皇,她虽然不能理解那些帝王们的心思,却知道不能让沐湛的下属们觉得沐湛没她重要或是她比沐湛重要,她不能压下他的威势,这并不是什么男人面子。

领导者就应该有领导者的样子,她不能喧宾夺主,所以要让人第一时间明白,她就算再神奇再厉害,也是属于沐湛的,所以真正厉害的是沐湛。

沐湛立刻明白过来,只觉余默心思玲珑,心下感激,笑着扶起她,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问:“你怎么过来了?”

“听说你遇到危险,我担心极了,就过来看你。”余默握紧了沐湛的手,动情的说着。

沐湛拍了拍她的手安慰:“这不是没事?我们选的这个地方地势极好,易守难攻,就算只有一万多人也不怕,就是计划被打乱了,带来的人少了。”

这样子根本就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余默感觉出来沐湛似乎还不打算走了。她来时也记得这边的地型,何止是易守难攻,简直算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了。

“可是,你们行军时应该不会带太多的粮草啊,除非能速战速决!”余默对于行军也有一方面的了解,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你有办法没有?”沐湛问。他虽然不想借助余默,但人的脑子的活的,该借助的时候就要去借助。

“你都需要什么?”余默问,看着周围热切望着她的人,还有些支起耳朵听着,她凑到沐湛耳朵边,小声道:“我只能弄来粮食和药材,兵器没有。”

“这两样就够了,你有多少?”沐湛虽然猜到余默能帮他,听到真实答案也很开心。

“你要多少?”余默反问。

“你告诉我。”沐湛的声音很平常,余默竟从里边听出了撒娇的味道,面色温和了很多,答道:“够你们一万多人至少吃上一两个月了。”

旁边的人情绪顿时高了起来,沐湛点头,余默问他:“够了么?不够还能想些别的办法。”

“够了。”

“夫人,你真的能变出粮食来?”其中一个小将坐在石块上激动的问余默,声音大的都有了回音。他们处在一处凹进去的山洞里,东西都是天然的,回音更是加大了他的音量,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的响亮。

众人都热切的看着余默,余默看了沐湛一眼,没有见他有什么示意,就知道他的意思了,笑着点了点头。

大家都高兴了起来,要不是有沐湛在,就差欢呼了。

即使要让自己成为别人的信念,余默自然要让自己在别人的眼里变的神秘强大起来,当下就让人准备了工具来装粮。

一管竹筒能不停的倒出稻米和大米来,一盆子南瓜怎么取都取不完,一筐筐炭火怎么搬都搬不完……

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其实东西都是从空间里弄来的。

这一次,周围一些原本不信的,亲眼看到余默拿出的东西后,都慢慢的信了她。

余默拿出来的可不是只大米稻米这,一些其实东西也有,像土豆、地瓜、红薯等等。

余默的粮食多,这些年下来早攒了无数。她在发现空间里的东西也会放坏后,就在空间里弄了个真空的空间,用来放这些东西,反正这个也简单。

其实这粮她早就放的有些烦了,因为有些时间太久,都七八年了,虽然松检查过,但总觉得会坏掉。

当余默将孩子抱出来的时候,沐湛惊喜了一下,连忙接过,又责怪余默这样带他出来不好,余默笑着说一声放在自己身边最安全,沐湛也不再说什么。

有了余默的支持,沐湛他们的计划得以实施。余默只去看了一次,也没有跟着去看,只是问了沐湛很多问题,就放了心。

余默只跟出去看了一趟,知道他们的方略有点类似游击战,反正就一直拖着对方,就处对方人多,因为地形的问题,只有一个进出口,就算连续打下来也没有问题,而且对方总觉得沐湛这边的人像叫了什么东西似的,兴奋而又勇敢,半点都没有被围住的绝望。

余默跟着看着,也不担心沐湛,反正就算输了也逃的掉。

后来联合了援军,杀了出去,可惜对方领军的狡猾,识破了他们的计谋,也没有留下多少人,让沐湛有些遗憾。

而这一次,大家都对余默刮目相看。

因为余默也是上了战场的,半点不怯场不说,武艺高强,简直就像是个杀神一样,连对方的将领都是余默杀的。 这怕是这一仗最成功之处了。

仗有输有赢,不过赢的多。

过了年,就说起了穆煜的事,余默问沐湛:“要不要将穆渊一起带来。”这样釜底抽薪了,总比还要打仗的好。

沐湛摇头:“最后再好,我要正面打败他,这样舆论方面有会让任何人有说辞。”

余默明白了,与沐湛告辞,去了长安城。

最新小说: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护花狂医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江湖枭龙 天才女帝帅炸了 绝色乐妃倾天下 乡林小医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