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1 / 1)

两人都对看一眼,余默仔细的打量着对方。要是放以前,遇到人她随意的也就过去了,只是现在身份不同环境不同,自然会看仔细了。

老了。

十年,当年的华妃,如今的良妃,祝家的大娘,真的老了。

按说她也才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看着却像是近四十的人了,比起实际年龄来要老了差不多十岁,早已没了当年的那种带些着张扬的华贵而又艳丽的感觉。怕是日子在宫里不好过,我记得祝这些年来已经被穆渊削了不少权势,早已不复当年,如今与沐湛的对仗中,更是用计将对方打击的没有复起之力。

不过,身为祝家大娘,她的骄傲还是在的,虽然连穆渊面子上的宠爱也没有了,她身上的衣饰到底显尽了良妃的气势,眉宇间也没有露出半分的弱势,绝不会让人一见之下心生可怜。只不过,人已经洗却那些不多的浮躁,性格没有以前那么耀眼了。

余默看了一遍,没察觉出来什么,转身就要走。

“站住!”转身时良妃在后边唤住了余默,看到她转过身,一步步的走过来,问她话里的语气里带着高位份的人对于低位份的人特有的低视:“见了本宫,不用行礼么?谁教你的规矩!”

良妃的话最后一句猛然加重,很是有一番犀利的意味。

外强中干。余默心想,你要这么些面子做什么?本宫这词在电视剧里常见,在这里却是很少有人用到,用到了也是做谦词的,而不像中国古代那样已经成了一个代表身份地位的尊词,而良妃却偏偏能将之说出以前那种味道来。

“回良妃,在宫里,还真没有人教过我规矩。”余默中规中矩的回答,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反是堵着了良妃,让她一阵气闷。

忽尔,她又笑了。

看着乖巧,其实张扬极了。

这样的人,在这深宫里,总会被磨去棱角,就像她一样。

这么一想,她就以过来的人的姿态注视着余默,眼底里带了些悲悯。

“瑞王妃薨了,别人都去清和宫凑热闹,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良妃问余默。

“良妃不也是到这里来了么?”余默笑对着答,心下还想着所幸对方身边也没有跟你,要不然一句“大胆”可也太扫兴了。

“我需要去凑那个热闹么?”良妃冷笑一声,挑眉反问着。

“我也不需要。”余默口气平淡的答着,看良妃有些意外,就替她解惑:“我又不需要他的宠爱,去凑那个热闹干什么?只为了见个不爱的人一眼?没得让人看低了去。”

原本良妃只是惊讶,这下子却是吃惊了,没想到余默竟然连不喜欢穆渊这种话都能说出来!就算心里真这样想,也不能说出来啊!

“呵呵。”她呵呵而笑了起来,评价着她:“不知天高地厚。”什么话都敢说,因为无知而大胆,因为大胆而到了无畏的地步。以前的她,就是这样。

因为没有什么交情,余默也不太喜欢这人的性子,虽然她已经变的内敛的,所以也就没有打量与她多说,准备走了。

良妃可能也看出了余默的意图,不知怎么的,就劝了她一句:“在宫里,要谨言慎行,否则,死不知因。”可能是这个人,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她的失势明朝暗讽,又不是刻意的无视,所以才多了一句嘴吧。

余默忽尔笑了:“你怕我死了?”这宫里,到底是个染坊,再性格的人,最后都会变的有了心机。

良妃突然就觉得自己刚才多事,带着些鄙夷的道:“你不死关我何事?死了也能少分一份陛下的宠爱。”

余默这才从她的话里看出了她原来的性子,微笑着道:“万一活下来了,也可以和你结盟?”毕竟曾经提点过自己,位份又高,而她同样也是被其他人孤立起来的。

良妃神色微变,拿眼睨着余默恼羞成怒的鄙视她:“呵,就你?”话里的不屑极为的明显。

“配不上。”余默应了一句,转身走了。

这话像是余默在说她配不上良妃,但良妃怎么都听着意思像是在说她一个良妃配不上拉拢她一个昭华,而且言语里的自信,竟然让她都起了怀疑来,觉得真的如此。

她恍然想起了从前来,那时的自己,也是有着强大的自信进的宫,可是入宫没几天就被人陷害……

“你以后就知道。”良妃低着头,自言自语般的道。这深宫,最容不得拨尖的。

余默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身,良妃在后低声道:“这个是不能亵渎的手上宝,那个是不能触碰的心尖痣,余家的女人,占尽了他的心神,没有人再能超过一分了。你也不行……”

余默听完后就走了。

只是路上她在思量着,这话怎么听着,似乎有些不对啊。这前边说的其他人,后边说的是余溪?可这样,好像是矛盾着的啊!

回了宫,余默歇息了一会儿,准备晚上继续去找东西,醒来吃了晚饭,四娘子就说:“言婕妤来了。”

余默一愣。言婕妤?

是……是那个言雪言婕妤么?

十年了,她竟然还是个婕妤么?是一直没升呢,还是升了又降降了又升?

四娘子以为余默是奇怪平时都不报的,怎么突然就报了,却也没有解释说言婕妤这人有些不一般,只是问她见不见。

余默点了点头。

见吧,当是与以前做个了结。

这大陈国的后宫与后宫之人,以后若不是天翻地覆,就是她此生不入了。

言婕妤进来了,行了礼,在余默下首坐下,很是有礼的道:“本来不应来扰了昭华的清静,只是我原是住在这里的,圣人一直封着彰华宫,如今终于打开了,就过来看看。”

她整个人显得有教养极了。

余默打量着她,瓜子脸桃花眼,眼里笑意盈盈,依然是雪肤红唇,在一众美人里也是出挑的存在,初看上去真没有老上多少,只是细看会注意到眼角的细纹与不再鲜嫩的肌肤。

言婕妤也在打量着余默。

很平常的相貌,只能算是清秀,但是年轻、鲜活,不管脾气如何,重要的是,性子沉静内敛。

这个女人,有着一双如玉般的黑眸。

言婕妤的心底暗恨。这么些年的宫庭生活,她早已学会了隐忍自己的表情,不露出分毫的情绪,很轻易的就能抹去想要攥紧拳头的想法。

余默笑了笑,没说话。

很多人都变了,就是这个言婕妤似乎并没变上哪一点。

她一来就告诉她,彰华宫一直是封着的,她来了才住进来,一般的人,怎么着也要好奇一下,自己住着的地方为什么一直封着,有着什么原因在里头。一想知道就会发问,一发问的话,就会上了她的钩,一上了她的钩,思路就会被她引着走。

言婕妤能做到第一步,也就能做到第二步和第三步。

“哦,以前为何封着?”余默等掉起了言婕妤的胃口,在她想好了对策之时才装做好奇的问。

“因为你以前住着这的地方,是余昭华住着的啊!”言婕妤回答着,看向余默的目光深深如海。这种一看就有内情的故事,余默很配合的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余昭华?皇后殿下的妹妹?”

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十年多,可是说起来这个,言婕妤暗暗咬牙,心里就恨的不得了!

如果不是余溪,如果没有余溪,最终坐上皇后之位的就是自己,可是那个女人,费尽了心思与一起陷害了她,死了却也占着位置,真是让人想噬其肉磨其骨!

“对,是皇后殿下的庶妹。不过妹妹你初来宫庭可能很多事不太懂,我可要告诫你一句,不要在圣人面前提起皇后殿下。”言婕妤一副为着余默好的样子,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破绽。

“为何?”余默意外的问,也没露出惊讶表情来。

“皇后殿下说是在观里为国为民祈福,可是这一祈福就是祈了九年多,从来没有出现过大家的面前,你觉得她可能还活着么?”言婕妤小声说着,最后的一句声音越发的低了,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向前倾着,像是怕别人听到一样。

“死了?”余默吃惊道。

言婕妤眼光微闪,一时觉得这个孙昭华不像是她打听出来的那样,又觉得可能早上人多,她心中露了怯,只是撑着,不敢多说,所以大家没有看出她的性子有些单纯。

“怎么可能,她可一直在皇后的位置上坐着呢,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过去她在圣人心中的地位。”言婕妤没有什么力度的反驳着,最后一句话里带出了酸意来。

余默心下想笑。这女人真是半点都没有变,步步机关。

先诱自己想着皇后死了,又说没有,就算是最后自己不小心说了出去,错的也是自己,与她这个从来没有真说过皇后死掉的人半点关系都没有。发毒誓也不怕呢!这样大家总会信她而不会信自己。到时,百口莫辩。

余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言婕妤坐正身子,微叹了一口气:“唉,说起来,这些年我总算明白,在男人的心里,活人永远不可能斗得过死人。”

余默心下啧啧了两声,这言婕妤唱戏的功夫越发的深了。

她还以为刚那样就完了,原来后边还有这一句呢。也对,她后边又暗示了皇后活着,笨一点的人也就会这样以为了,加上这一句,才能真的给人营造出一种“皇后已经死了但是出于忌讳不能说出来”的意味。看起来告诉她一些宫里的忌讳完全是为了她好,她要真不知道这人的性子,怕还真以为对方是为了自己好,不过以后要是因为“皇后已死”的潜意识而犯了错,那都没处哭去了。

虽然言婕妤不说,她要真是孙二娘了,在宫里待的时间长了总会知道,但是与别人别有用心的告诉她,与她慢慢知道是两回事。

只是,这般心机,将自己计划的那样远,她还是坐在婕妤的位子上,再费力又有什么用?

“余昭华这一死,除了皇后,再也没有人能比得过她在圣人心中的位置了。”言婕妤只是顿了一下,就继续道。

听到这一句,余默觉得自己要是喝着水,恐怕都能一口喷了出来!

什……什么?除了余溪,没人能比得了她在穆渊心里的位置?骗鬼了这是!穆渊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一丝一毫!说的好像是真的似的!

言婕妤,我能说你演戏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吗?

原来这才是终极所在,这样一来,前边这活人斗不过死人,死人中的这个人指的就是“余昭华”了,而不是什么余溪,真是把自己扯了个干干净净。

言婕妤小心的观察着,注意到余默的神色有些变化,就带着失落的情绪问余默:“你知道,我为何十年都没有升过位份,一直待在婕妤的位置上么?”

“为何?”余默话不多,一直就几个字,不过这样倒是能显得急切来。

“我初入宫的时候,是住在这后殿的东厢的。余昭华那个人,沉静内敛,一点都不多事,一双眸子黑沉黑沉的,笑起来晶亮晶亮,好看的不得了。初入宫的时候,圣人可是连着好几天都来了她这里,不到两个月就怀有身孕。当时后宫里可是有五个女人,就连皇后殿下的喜脉都比她晚。”

说起了往事,言婕妤的表情有些恍惚,似乎沉浸在了以前的回忆里。

余默心想,你说这些,可不都跟孙二娘表现出来的很相似,连初入宫连着几天都过来这里也一样想像,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我是个替身”的念头,然后呢,你想做什么?为了让我嫉妒?这一点,段数太低,怕是你还不屑用。

余默认真的听着,想看看言婕妤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只是可惜,这孩子最终没有生下来。余昭华梦见鬼神说,这彰华宫阴煞极重,久住的话会让孩子成为死胎,就算饶幸生下来,也可能智障,但是圣人最厌恶鬼神之说,并不相信。余昭华没能搬离这里,心下很是不安,没几天,她就被良妃推倒在,小月了。虽然如此,圣人只觉得是意外,忙着政事,也未让人将余昭华搬离彰华宫。再没多长时间,余昭华惊恐之下,就去了。”

言婕妤说到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

余默低垂着眼敛,心里不舒服极了。

孩子,那个孩子。

如果不是言婕妤说,她真的已经忘记了,她曾经还有过一个没能生出来的孩子。

她的眼睛有些湿,猛然的回忆,让她的眼泪终于从眼角流了下去。

“真是红颜薄命。”余默伤感的评价着。

言婕妤有些意外余默会听哭了,再一想,她的心早已被这深宫磨砺的坚硬如铁,自然觉得这没有什么,可这个刚进宫的,自是内心向善,会听哭也很正常。

因为宫里的女人都不正常,所以才觉得她不正常。其实这反应,才是最应该的。

这是个性情之人。

性情之人好,性情之人才会越加的想的多。

“可不是。”言婕妤应着,觉得自己半点都装不出来伤感的样子,干脆劝着余默道:“你也别伤感了,你这是第一次听才难过,可宫时这样的事多了去了,听的多了,难过的多了,也就像我一样,慢慢的适应了。”

一句话,就解释了自己的冷漠。

余默也知道,对于言婕妤来说,对于她的遭遇,只可能拍手称快,不可能有一分的同情。

“唉!”言婕妤深深的叹了一口怕气,很是低落的道:“你不知道,圣人自从余昭华死后,就特别的后悔,特别的想念她,不久就让人封了彰华宫,当时我是住在东厢的,与余昭华关系好,圣人可能是觉得我原本是给余昭华做伴的,想要保持那时的记忆,不想觉得时光变迁,所以就一直没有升我的位份。”

作者有话要说:ps:对不起大家,因为小黑屋有点问题,所以重启了一下,没想到重启时写的文不小心消除了,一个字都没有了,在系统文件里找了半天才找回来,所以晚了十分钟。

后边还有几小段没存上,我一会儿写完,大家看到这里的话,我应该已经修过来了,你们刷新一下就行了。万分抱歉。

求收首页新文,不看的话也求收一下,拜谢!

最新小说: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 绝色乐妃倾天下 江湖枭龙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天才女帝帅炸了 护花狂医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乡林小医仙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