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1 / 1)

余默明白了,这些无非是示好拉拢、暗中挑拨、坐收渔翁之利。

言婕妤这个人,十年前她就觉得有些深,十年后的手段更不是一般那些人可比。如果真是一个单纯的孙二娘进宫来,看到一个告诉自己宫庭忌讳,要自己小心,再不避着自己,告诉自己往事,劝自己不要住在不好的地方的人,怎么都得心生好感,善良的感激是一定的了。

而这其中也有隐患。

皇后生死之事就不说了,单说言婕妤说了这事,一般人一定会害怕住在彰华宫里,也会多思,圣人让她住到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先前可能没有什么,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那么真有可能与穆渊弄崩的那一天。更何况,要是单蠢的当年就去问,或者干脆要换地方,到时候怎么也得不了好。

如果这些都没有什么事,对方还能得宠,那么说明对方极得穆渊的宠,那与她言婕妤关系极好,说不定她说上几句话,还能让穆渊解了心事升升位份。

不管是除去情敌还是与已有助力,对于她来说,反正是没有半点坏处。就算万一出了什么事牵扯到她身上了,她也没做过什么大事,罚也罚不重。

余默沉默着不说话,她心情不好也不想说话。

虽然曾经那孩子她不欢迎,可是到底对不起他,真的不愿意听到对方来编排他,说什么生出来是智障。

言婕妤看到余默没有惊恐和哪怕一点点的慌乱,心下就更生气了。

看起来平常,可越在大事上就越沉的住气,真是像啊!

“余家姐妹,长姐是圣人心内唯一的爱,而庶妹也是陛下心头的朱砂痣,皆是触碰不得,妹妹以后注意着,不要在圣人面前拿自己跟她们比。”言婕妤就像是一个贴心的好朋友一样,认真的建议着。

人都有好奇心与好胜心,有时候,你越不让她提越不让她比,她就想要提越想要比,就算一时能忍住,也难有能忍住一世的。

余默长长的叹了口气,微微仰起了头来,看着,你就懂了。如果有两样好吃的东西,有些人都会先吃掉最好吃的过嘴瘾,有些人会留着最好吃的到最后吃,不过这类人里,有人些因为太喜欢好吃的,反而舍不得吃,宁愿放着、看着、哪怕放坏了,也不愿意扔掉!圣人对于余昭华,就是这种心思!”

言婕妤说到最后,声音不甘了起来!她目光认真的看着余默,心道,你也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余默心下只觉言婕妤有些可悲。这宫里待时间长了,竟是让人都傻了起来,痴想成了什么样子,简直都像是得了臆症。

这世上有那样的感情,但穆渊绝不会对她是那样的感情。

言婕妤从余默表露出来的神色看出来了她不怎么相信,就问她:“妹妹不相信?你看看,满宫里的女人,除了大半像是皇后殿下的,剩下的那几个,可都是像余昭华的!虽然像余昭华的人就那么两三个,看起来不是很得宠,但是圣人从来都没有冷落过,从来都没有!”最后五个字,言婕妤几乎是一字字的说了出来。

余默微微张开了嘴。

她是懂言婕妤说的那种感情,因为她曾经也有过。以前的时候,她很喜欢很大喜欢看安妮宝贝写的文章,买了精装的正版来看,看一篇喜欢一篇,可是看了四五篇之后,她就再也不看了。第一个故事都精彩,都让人伤感,伤感的让人沉浸进去,每读一个故事,像是在那时经历了一段感情,所以不敢再去触碰,不敢再去阅读,总是害怕着,要是读完了,没有了,又有什么可读的?所以她只翻过前边的十来张,后边的都没有看过。时间长了不看,慢慢的也就淡忘了。

虽然淡忘,但想起时,总是一种特殊的心情。

但是,穆渊他……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她?真的从来没有发现一丝的端倪啊!

余默皱眉不解,然后就悟了。

那些女人像余溪,只是因为穆渊爱余溪,可说是像她,其实并不是像她,而是穆渊刚好也就喜欢那一类的,或者说,那一类性子的,刚好就能在后宫中生存下去,淡宠不衰,所以言婕妤才会觉得那些人像自己。

她摇了摇头。

这女人简直快要魔症了。

“或许,只是余昭华曾经孕过圣人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圣人对她感情深。”余默这样解释着。她自然知道自己在穆渊心里稍微特殊了一点,毕竟穆渊第一次设计后宫之人打击祝家的势力,可是与她一起的,又怎么可能忘记了她?

“孩子?”言婕妤扬高了尾音问,转了一下头的同时慢慢的眨了一下眼,那种睨视的、不屑的、尽在掌握的神情,真的是……

余默突然想了起来,那年穆渊中了药,就与这个言婕妤有关系。她一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也没有刻意去打听,如今,还是问一下比较好一点,到底这件事受伤的是她。

她悄无声息的从空间里拿出了自制的药来,问言婕妤:“当年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药,能让人处于一种无意识的晕迷的状态,是她按药方自制的,见效极快,问完话后收起来就成了,对方会慢慢的醒过来。在醒过来的过程里,可以继续说话,这样因为药无味,对方也只以为自己说话时说着说着有些困而已,因为后边说过的话虽然过一两天会忘记,但当时都是有些印象的,也不会被人发现自己被套了话。

“当年?什么事?”言婕妤望着余默问。

“就是延和七年上元节那夜,穆渊是怎么中的药,那药有什么隐性药效,会不会对人体有伤害?”余默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其实她最想知道的就是,那药穆渊中了后,与她有了关系,那她的身体会不会受到一些不清楚的伤害?虽说她的功法按义父的说法算是天下第一了,可是这世间耶耶能给她一个空间,空间里有无数奇珍异宝,焉知没有另一个空间,另一个空间里没有她所不知的药?谁知道会不会这么巧呢!

“延和七年?上元夜……圣人的药,是我悄悄点起来的,因为言家势小,想要攀附祝家,当时华妃在我家里,就想要让她跟殿下成了好事,这样,圣人迫不得已,应该会退了余家的婚事。那药的隐性药效,对男人没有伤害,不过能让女人一次就怀有身孕,但是生出地孩子都活不长,好的话一岁就夭折了,还能亏损女人的身体,让人以后不容易受孕。”

余默只觉手脚冰冷,浑身都泛起了一阵凉意,不置信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刚开始点了修改章节,打算弄完就好,点了修改后因为有感觉就继续写了,没想到,写完后过一看,竟然网审了!

既然这样,就只好把新写的一起发上来了。

另外,银子今天有事,没错,是3号不是2号,因为要回老家,所以不能这一章更了应该今天就不会再更了,而明天回来时就晚了,大约应该是在晚上十二点更新吧。

最新小说: 江湖枭龙 旅行青蛙:娘胎里反杀魔道女帝 我的28岁傲娇女总裁 校花别哭了!宝藏女同桌才是我的白月光 天才女帝帅炸了 护花狂医 乡林小医仙 财阀大人的小娇妻又飒又娇 绝色乐妃倾天下 不断作死后她成了大佬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