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之城 > 游戏竞技 > 我是刘彻 > 26、第二十六章 楼外有楼

26、第二十六章 楼外有楼(1 / 1)

就因为那句惹人误会的话,三年过去了,灌夫见到韩嫣都只会呵呵憨笑。

按照张汤一针见血的分析,老灌犯了三个严重的错误:“不分男女,白长了那对铜铃大的招子,这是其一;宫闱是非地,鲁莽行事,污了韩嫣清白,累及亲友,这是其二;既然已经看出韩嫣是殿下的人,就不该出言调戏,此为其三。”

末了还总结道:若非汉初废除了大多数先秦过于不人道的刑法,灌夫的骨灰早已随风而逝,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

“你这是挟私报复。”李陵对当年张汤入党(□□)的赌注还耿耿于怀。本来还觉得所有人联手算计心中憋屈,他后来才知道老郭陷害他被叔叔禁足完全是出自九哥的示意,太子殿下只是担心自己侠义心肠发作,看不下去对小动物们进行各种残害的生物实验而耽误了韩嫣的入党考核。

如今,当他看到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老灌在一个漂亮如天人的少年面前露出如同自己见到叔叔一样的表情时,李陵解脱了。

“我没有道理喜欢他,”张汤光明正大,“灌家作为地方豪强,无视汉律法纪,总有一天要将这颗毒瘤除去。”

老灌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对这种敌对的坦诚相当欣赏:“老子等你! ”

……其实那不是欣赏而是挑衅对吧?

李陵像是不甘心被这场流氓和酷吏之间的战争忽略,体内好战血液沸腾。他反问张汤:“太子私出宫闱的次数也不少,怎么不见你提醒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你、觉、得、他、没、有、么?”刘彻的声音幽幽地插/进来,眼神似乎可以用痴男怨女这四个字来形容。

张汤扭头,装作没有瞧见,随着年龄增长而越发棱角分明的五官凑出一个“我比你更生气”的表情。

他酷酷地说:“均有记录在案。”

老灌和李陵大眼瞪小眼。

人算不如天算,彻太子费尽心机将张、韩二人收入囊中,相较而言,他对韩嫣倒是警惕一些,担心自己处于明君爹和太史公的监视之下,不料引狼入室,真正该提防的竟然是铁面无私的张汤!

没有任何人拉拢贿赂命令提点,张汤对刘彻的犯罪记录是出于肺腑发自内心的。在委婉地劝谏数次后,他意识到了太子逃离宫廷的决心,心知自己力不所及,便像对待势如中天的灌家一样,先收集证据,来日再算。

他的此番作为,并没有在暗中进行,而是在刘彻又拉着屈从其淫/威的伴读韩嫣翘课之前,正式通知了嫌疑犯们。为了表示公证,他给自己也建立了档案。上面清晰地记录着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如何势单力薄如何宁死不屈如何抵死抗争最后还是不得不屈从于彻太子与韩嫣的淫/威走上三人行的道路。

这是□□们心照不宣的秘密,其中也包括了认定自己未来国舅身份的田`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太史公。

学生不用自己教,太傅把所有热情都献给了编撰史书上。他的心态是可疑的,因为韩嫣还没来得及和刘彻发展出什么,就被失望于得意弟子跟着学坏而心灰意冷的先生树立成了佞幸这般的反面典型,佞幸未必全是利用美色和帝王勾搭成/奸的娈/童,可韩嫣那瞎子都能看得见的美色摆在那,不利用,谁信啊?!皇帝不上钩,谁信啊?!他们俩没有奸/情,谁信啊?!

太子的不是,太史公一个字都没说,他不过是寥寥几句介绍了韩嫣倾国倾城的绝色,不过是寥寥几句描绘了两人心有灵犀的亲密,不过是又寥寥几句同情了张汤夹在中间的遭遇,一个早熟早恋早勾搭的太子形象跃然纸上。

这,就是文字的力量。

这,就是史官的怨念。

这,就是t苦逼。

不幸中的万幸,这卷被刘彻很想按照历史的轨迹阉/掉的司马迁续写的史书还处于默默无人的填坑状态中,只有协助收集资料的田`和有意通过田`让□□们怄一怄的司马谈本人知道。

刘彻如太史公所愿地怄了。

为了避免使群众真相,印刷术被刘彻狠狠地从我为世界做奉献的章程上划去。我们要尊重历史,太过强大的科技是要毁灭世界的。严肃点头。

相比之下,被标签了狐朋狗友的党/内群众表示无压力。

“什么烂人烂事烂规矩! ”灌夫义气十足地替刘彻骂道,然后他的心思和往常一样,几秒就没心没肺地转到了别处,“爱哭鬼呢?怎么又不见了?老张,你脑子好,帮我分析分析他为什么总是不着家。”

“现在知道了吧?文官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秉承着我爷爷最伟大我叔叔最伟大所以我也最伟大的原则,李陵习惯性地抽风了,他完全忘记了在场只有他一武将的事实,一点也不值得同情地受到了张汤“哼哼我等着看你拥兵自重横行无忌千夫所指除去兵权锒铛入狱最后落在我手上的那一天哟”的冷笑以及老灌依旧没心没肺注意力永远不在点上的“小矮子你别老不干正事打搅我们捉/奸行不行”的抱怨。

“是宫中规矩错了。”韩嫣接下了安慰刘彻的接力棒——为毛觉得那么猥琐——以温柔智慧型军师弱受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强大技能包容了刘彻——这下真的猥琐了,重来——以斯文魔攻路线鬼畜攻无孔不入无所不用的极品属性染指于太子——还是觉得猥琐……咳、其实猥不猥琐重要,词能达意就行了,咱不介意不介意——总之,他是在场唯一一个认真倾听到了太子的心声并将其放在心上的人。

这时,老郭姗姗来迟。

张汤眼睛一亮,郭舍人心中发虚,他很明白,冷面酷吏这样的表情绝对和自己楚楚动人的优点没啥子关系。

在彻太子的见证下,郭某弃灌夫独守空房被告爬墙一案正式开庭。

审判长疑似夏洛克柯南桑包青天附身:“发髻衣着虽然整齐,一定是细细整理过,但你忽略了重要的一点——镜头往下拉,给个特写——鞋子,外头下过雨,地上是湿的,你的鞋底却很干净。大家都湿了,你为什么不湿?”

职业特殊混迹倡伶“纯,乃虚构”的郭舍人:你才湿你全家都湿!

张汤冷若冰霜:“你比我们都早出门,却最晚到,定然是办什么事会什么人去了,竟然会耽误九哥的聚会,事或人必定相当重要。你一身干爽,换衣的地点必然不远,加上有证人目击,若我所料不错,你办的事、会的人一定在便在这楼外楼之中。”

灌夫刚想问“哪有什么证人”,便被机灵的李陵踹了一脚,灌夫心怀感激,毫不犹豫地踹了回去,好心没好报的李陵怒了,热血少年施展平生所学誓将报复进行到底。

坐同一张桌子的张汤忍无可忍:“藐视公堂,罚钱!罚钱!! ”

韩嫣如今个子高了身体好了很有稳如泰山的君子范儿了,温润如玉地微笑道:“山外青山楼外楼,长安歌舞几时休。楼如其名,金碧辉煌,雕栏玉琢,极尽奢华。不说那仙乐飘飘美人如云,便是这区区一副箸子,用的都是墨玉的材料。”

一句话:那么贵的场子,你们砸不起。

灌夫李陵顿时安分了。

郭舍人暗暗得意:那是自然,楼外楼可是我家开的,谁能比我更清楚里面砸了多少银子呢?为了配合烛光,舞台来也怪,京师最近是越来越热闹了,让人手痒的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老头子也让我收敛一些。”灌夫嘀咕。

张汤语气平淡:“十一月二十七,乃当今窦太后的生辰。各路藩王彻侯公主,但凡得圣宠的便有资格到长安来,为窦太后祝寿。”

“可惜,窦太后最喜欢的小儿子梁王却没有来。”韩嫣看了彻太子一眼,浅笑。

“没错,太可惜了,”刘彻勾起嘴唇,“祖母的这个生日过得不会很高兴,若是宗族子弟再惹出祸端来,不但不吉利,还折了皇家颜面。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身子越发不好了……”指不定会出什么意外呢。

奶奶的小儿子不来,祖母您心里不畅快,但也不该为难我的美人娘拿我们母子出气不是,您要过生日,我拦不住,可那些连李陵都称之为傻逼的宾客亲戚,我却是有本事拿捏的。

郭舍人心领神会,趁着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时候给门外候着的心腹使了一个眼色。

大意是:闹,给我掀翻天地闹,不用给刘家留面子。

那个自称为猴子爷爷的纨绔开始散发王八之气:“什么?卖艺不卖身?天大的笑话,等他见识了本侯爷的慷慨,一定会改主意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银子,爷将这改成娼馆都不是问题! ”

楼外楼与其说是酒楼,还不如说是古代的戏院,即勾栏,是大众与官僚的娱乐场所,历史上到了唐朝才有所记载,宋元极其繁荣。

听见心目中的艺术圣地被辱,群情哗然,有不忿的也有不耻的,可一时间却也没有人强出头——猴子爷爷被一群猴子猴孙包围着呐,被猴爪子挠破相了肿么办?

贱民们敢怒不敢言,猴子爷爷觉得自己很高大很英武,故作潇洒地往台上掷了一锭金子,正巧砸在报幕者的身上,眼神极尽鄙夷猖狂。

“侯爷有请,敢不从命。”

随着一声清脆的招呼,一群或男或女或摆动腰肢或面容冷峻的美人从后台而来,引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除了当家台柱外,楼里叫得出名号的倡伶竟是一个不落。

“侯爷说的话在理,正所谓,千金散尽还复来,有钱难买爷高兴。草民不财,却也想学一学侯爷的阔气,和兄弟姊妹们凑了些散碎银两,向侯爷买一个家门清静。”

说罢,二十多位美人纷纷抬手,金灿灿的暗器纷纷砸向刘彻的同族兄弟。

不幸脑门中弹的侯爷傻眼了,自己就像一个土财主到仆人家示威,却发现人家吃饭的碗都是金的,自己反而穷得像仆人一样。

沉默一阵,人群中爆发一声哄笑,也不知是那家开始的——只有刘彻这一桌知道——观众们也开始模仿这种买清静的奢侈行为。或一文,或一两,亲切地往猴爷猴孙们招呼。

扔瓜皮纸屑,是违法乱纪的可耻行为,要被抓的;掷鲜花蔬果,乃心之所倾的表达方式,就算把人砸晕了,也是一桩美谈。

张汤砸的位置最狠:太子的同族兄弟应该很长时间只能拿一只狗眼看人了。

韩嫣砸的准头最佳:也不知道给不给报销……

最新小说: 燃烧军团浮生记 乾坤世界有乾坤 重生归来的我,创造游戏世界 wargame之新的传奇 无限敏捷之赠品的崛起 领主:兵种上古神魔,就问怎么输 我的传奇币可提现 种田领主,我的技能无限进化 我!被PDD卖掉的世界冠军上单 全民种族模拟:开局成为蚁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