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之城 > 游戏竞技 > 浮生 > 第4章 明堂回家碰到秀秀

第4章 明堂回家碰到秀秀(1 / 1)

秀秀朝他招了招手。肖遥轻轻下了床,一点也不害。这时,屋里一灯如豆。

肖遥悄悄把门打开,秀秀站在月光下,一轮满月当空,撒下万丈的清辉,空气清凉,夹杂着稻花初开的香味。

肖遥问:“秀秀你不是死了的吗?”

秀秀点点头:“我到另外一个世界了。”

“那我怎么看得到你?”

“因为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摸摸你的眉心。”

这时肖遥才感觉到眉心有点发热,他用手摸,好像还有点凸起。他的眉心有一点幽蓝色的微光一明一亮,像一只萤火虫落在了两眼之间。

“……你真的是上吊死的吗?”

“你信吗?”

肖遥摇摇头。

秀秀叹了口气:“我的命不好……我被人欺负了,没脸见三毛。”

“……那男人是哪个?”

“……克明。”

“要不要熬点草药给你吃?我爷爷有个方子叫还魂汤。”

秀秀摇摇头:“人死也是一种福份,我来找你是心里不甘,我想找克明讨个说法。”

“那我怎么帮你呢?”

秀秀低下头,嘴角滑过一丝羞涩的微笑,肖遥分明还看见一抹淡淡的红云。

秀秀抬头说:“只要你挨着我睡一晚,就可以了,我不会伤害你的,三更我就走。”

“你说什么……”

肖遥对有些事情已经明白了,听秀秀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秀秀说:“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看着秀秀的眼里流露出失落,肖遥想了想,说:

“那……好吧。”

这一夜,春花秋月,山野里弥漫着一种特别的气息,村里的人听到松林里传来紧一声慢一声猫语。三更时分,秀秀说:“我要走了。”

“你去哪里?”

“去看看克明。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自杀吗?想的话就跟着我一起去。”

肖遥正在想着要不要去的时候,秀秀已经牵上了他的手。

话说天快黑的时候克明干完农活,扛着犁牵着牛回到亲戚家的小院子,一推开院子门,院子不知怎么的一个人都没有,平时一屋子的人这会儿不知道去哪了。

克明猛然想起,早上的时候,亲戚说他们一家要去另一家亲戚家喝喜酒的。

克明摘下头上的草帽,挂到墙上,一抬头,竟看见院子的土台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女人,克明瞳孔都散光了。

没错,这个女人是秀秀。秀秀望着他微笑,不仅笑,还很亲热的轻声说:“爸爸,您回来了?我把饭都做好了。”

克明手里的牛绳掉到地上,牛出了院子,径直朝不远处的稻田走去,它早就想去吃田里的那片嫩秧苗了。

接下来铁犁也从克明的肩上滑落到地上,砸到他的脚上,把他的脚砸出了血,他都一动不动,看着秀秀,约摸过了三分钟,才结结巴巴的说:“秀……你……怎么回……”

秀秀朝他走过来,克明想跑,迈不动腿,想喊,感觉自己喉咙里像被灌了水银。秀秀走近克明,拉起克明的手,走进了屋子,说:“爸爸,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讲。”

克明就乖乖的靠着桌子坐到桌边的条凳上。秀秀端起放在桌上的碗,递到克明的嘴边:“爸爸,您脸色不好,喝了这碗药。”

秀秀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笑。克明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虽然心里害怕到极点,还是勉强问了句:“这,这是什么?”

秀秀说:“您喝了再说。”

这时克明稍微回了点神,用了很大的劲儿才把碗推开,站起来,慢慢退到大门边上,手往后一摸,摸到了一把镰刀,胆子又鼓了起来。秀秀看见克明的脸上有了点活气。

克明嘴巴一咧:“秀啊,是不是忘不了我啊?看来我还是比三毛强啊。”

秀秀点点头说:“我当然是忘不了你,不然一直到处找你。”

克明说:“那……要不我们再来一盘?”

秀秀摇了摇头说:“你先把药喝了。”手里的那碗药水平如静。

克明说:“我又不是猪。”

秀秀说:“你要不喝的话,怕是出不了这个门。”

克明扬了扬手里的镰刀,说:“那要看它答不答应,我现在不管你是人是鬼,这一镰刀下来,你晓得好歹的。”

克明心里虽然还在打鼓,但他一直在用十分贪婪的眼光在秀秀的身上刷来刷去的。

克明心里已经断定秀秀应该是活人,不然脸上不可能这么红润,而且最重要的是,克明从小到大都知道一个常理:鬼是不可能在白天出来活动的。

秀秀说:“你要不要先砍我一镰刀试试?”

克明呵呵一笑:“我哪里舍得?秀,爸爸本来是想长期跟你好的,没想到只好了一晚你就做了傻事,还好,你又活过来了,我们有话好好说,还是一家人啊……”

克明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刮过一丝凉意,他看见秀秀手一挥,镰刀就拿到她手里了。

秀秀再把镰刀一扬,一阵凉风从克明脸上刮过,克明吓得啊的一声,尿都出来了,只把眼睛紧紧闭上,两只腿抖个不停。

克明听到秀秀说:“爸爸你莫怕,睁开眼睛看看我。”

克明把眼睛睁开一看,魂都吓掉了。他看到秀秀的头被她自己割了下来,提在手里。奇怪的是脖子那里竟然没有流血。

这下克明终于明白了,秀秀不是人。

克明结结巴巴的说:“秀啊,你把药给我,我喝、喝……”

秀秀说:“药我已经泼到地上了。”秀秀抬手往克明身后指了指,说:“你还是去那里吧。”

克明回头一看,一根绳子已经系在屋子的横梁上,下面放着一个凳子,索套都打好了。

秀秀见克明还在犹豫,就说:“爸爸你要怕疼的话,要不跟我这样割一下子?”

克明浑身一麻,赶紧摆手,还是上吊吧,好歹落个全尸。克明把头伸进绳圈圈里,不小心往下看了一眼秀秀,秀秀的脑袋已经放回到她的脖子上了。

克明伤心地叫了一声:“三毛啊,爸爸对不起你了,先走了……。”话还没完,秀秀就抬脚把凳子踢倒了。(未完待续)

最新小说: 全民种族模拟:开局成为蚁后 燃烧军团浮生记 领主:兵种上古神魔,就问怎么输 种田领主,我的技能无限进化 重生归来的我,创造游戏世界 无限敏捷之赠品的崛起 乾坤世界有乾坤 我的传奇币可提现 我!被PDD卖掉的世界冠军上单 wargame之新的传奇